我怀疑布什在三场辩论的表现是一个相当高明的选战策略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根源 于 October 15, 2004 01:32:50:[新观察/xgc.bbsindex.com]

我怀疑布什在三场辩论的表现是一个相当高明的选战策略


  美国大选中由总统候选人参与的三场电视辩论终于结束了,据辩论结束后的民意调查显示,观众仍然认为民主党的克里在第三场辩论的表现比争取连任的布什优胜——这跟前两场的结论相似。也就是说,三场辩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布什全输,克里全赢。
  但是,从民意调查的结果来观察,克里支持率的走势却并没有从辩论中得到多大的益处。第一场辩论后那几天克里确实扭转了一下民调落后的局面,甚至超前了好几个百分点,然而好景不长,在第二场辩论后又被布什追平了;到第三场克里胜出的辩论之后,最新的民调仍显示两者难分轩轾。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也许有的人会迷惑不解,但这仿佛证实了我个人的在第一场辩论之后形成的一种看法,那就是这几场辩论的表现,其实是布什竞选班子精心准备的一项相当高明的“以退为进”的选战策略。而且我大胆预言,在这种策略余力的作用之下,我估计第三场结束之后布什的支持率将再次稳步抛离克里。

  观摩了三场辩论后,我想谁都会发现,布什确实不是一个很好的辩手——至少在克里面前是这样的。我认为,在举行电视辩论之前,共和党阵营及其选战班子对此也应该有着足够自知之明,明白在在议会磨了那么多年嘴皮子的参议员克里面前,“辩论”肯定不是自己主帅的强项,甚至还是弱项。但如何才能够让主帅在自己弱项与对手强项的对撼当中取胜呢?
  我先以我国古代的一则著名竞赛例子来加以说明。

  大家都听过“田忌赛马”的故事吧?《史记》第六十五卷有这么一段故事:
  “忌数与齐诸公子驰逐重射。孙子见其马足不甚相远,马有上、中、下辈。于是孙子谓田忌曰:‘君弟重射,臣能令君胜。’田忌信然之,与王及诸公子逐射千金。及临质,孙子曰:‘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既驰三辈毕,而田忌一不胜而再胜,卒得王千金。”
  故事说的是,有一天,齐王要田忌和他赛马,并规定双方可以从自己的上、中、下三等马中各选一匹来参赛;同时还约定,每有一匹马获胜胜方即可赢得一千两黄金,每有一匹马落后败方则要输掉一千两黄金。
  当时,齐王的每一等次的马比田忌同样等次的马都要强,因而,如果田忌用自己的三匹马跟齐王同等级马比赛的话,那田忌要输上三次,输掉黄金三千两。但三场比赛完后田忌竟没有输,反而赢了一千两黄金。
  原来,在赛马之前,田忌的谋士孙膑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让田忌用自己的下等马去与齐王的上等马比,用自己的上等马与齐王的中等马比,用自己的中等马与齐王的下等马比。田忌的下等马当然会输,但是上等马和中等马都赢了。因而田忌不仅没有输掉三千两黄金,还赢回来了一千两黄金。
  这其实是博奕论——研究竞赛策略的数学分支的一个简单模型。而布什竞选班子针对这三次辩论所采取的策略,我看跟田忌的高招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不妨先这样来看:如果布什没有第一场辩论时不耐烦的“失态表现”,三次辩论的水平都比较“稳定”的话,那么电视观众的注意力将会集中在两人的观点和辩论水平之上。这样的话,三场在辩论水平上全胜的克里,将无可避免地表现在民调中来,支持率将稳定增长并抛离布什;而布什只能干瞪眼,束手无策。
  何况问题还不止于此,因为辩论的议题是从外交转向内政的,而布什在议题上最擅长的是外交上的反恐,内政则显然不是强项。也就是说,三场辩论议题的难度对于布什和克里而言都不是一般高的,对于布什而言,辩论议题是越来越难,而对于克里来说,辩论内容则越来越容易。即使布什和克里都能够平稳发挥,那观众的观感也极可能是布什越来越差,克里越来越好。
  在这种险峻情况之下,布什只能象田忌那样祭出奇招,才有可能出奇制胜了。

  布什在第一场辩论结束之后,我就有一种直觉,觉得他在第一场辩论时“不耐烦”的“失态表现”,其实是故意做出来的一个计谋;目的之一是为接下来的两场辩论平空“创造”出来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之二是用来转移观众的注意力。
  原来低水准的因为水准得到提升而获得公众的赞许,原来高水准的因为水准有所下降而失去褒义的评价,这其实都是一种有趣的动态评判标准的两种截然相反的体现。我国古代有个著名的“道德评价”,正是这种动态评判标准的典型:“声色晚景从良,一世之烟花无碍;节妇皓发失守,半生之清苦皆非。”
  而这种一眼看上去即可判断出属于绝对不公平的动态评判标准,却可以被人利用来争取支持——他们先人为地替自己制造出一个“错误”,然后通过“迅速改正”得分。
  记得前几年看过一则趣闻轶事,是说一个博士后去找工作,先是拿出最低级的高中毕业证到老板那儿应聘,老板给了他一份很普通的工作;其后老板很快就发现他的能力并不止于此,追问他的真实学历,他便拿出大学的毕业证给老板看,老板于是给了他一份高档一点的工作;其后老板很快又发现他的能力还不止于此,又追问他的真实学历,他又拿出研究生的毕业证给老板看,老板又将他的工作岗位往上调;如此又重复了两次,老板才知道他原来是个博士后,于是非常高兴,对他委以比相同学历人员更高的重要岗位。
  试想,如果这名博士后应聘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真实学历的话,老板也不会有这种一而再、再而三地得到“意外惊喜”,对他的印象自然也没有那么深刻,很可能就不会对他委以重要岗位,而媒体也不可能将其当趣闻轶事来报道了。
  这则趣闻跟上面的做法虽然并不太一样,但道理却是相通的。

  进而我以为,布什在第一场辩论中的“不耐烦”的表现正是采用了这种谋略所致。
  后面第二场辩论时布什“从善如流”,不再“不耐烦”的时候,确实也得到了有不少正面的评价;第三场辩论结束后,更有报道说在克里发言的时候布什能够很认真地倾听,言辞之间多有赞许之意。布什这种“辩论态度越来越好”的动态表现,就足以抵消克里“一直都好”的静态表现了。
  还有一点不可忽视的是,辩论水平和辩论态度改变起来难度并不是一样的——辩论水平的提升是很难一蹴而就的,但辩论态度却能够在迅速之间得以提高的。选择辩论态度作为突破口,完全是一种避难就易、事半功倍的理想选择,而且也没有违反游戏规则。

  另一方面,在一场辩论当中,如果各方辩手们的“辩论态度”都表现得不错,那观众兴趣大致都会集中到辩论内容中去的;但是如果有辩手的“辩论态度”引起争议,那么观众就可能会分一部分兴趣和注意力到辩论内容以外的地方了。
  据说美国观众有一种偏向在野一方的传统,所以要是观众将精力全集中在大选的电视辩论内容上的话,即使布什在辩论中把克里驳倒了,在观众心目中打分也不见得能够高过克里的。但是,如果布什真的能够成功将观众对辩论的注意力集中转移到辩论内容和水平之外更容易得分的话题上的话,那即使克里在辩论内容和水平上得分远远高出布什,也不见得能够在支持率上获得多少进账。

  其实,一开始我就觉得在那个辩论比吃饭还常见,必须赢得无数场辩论才有可能入主白宫的国家里头,布什在这种低级至极的层面上犯这种低级至极的错误,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反而,用“计谋论”还好解释一点的。
  诚然,这种“计谋”如果真实存在的话,又是一柄极为锋利的双刃剑,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巧成拙。敢于采纳这项计谋本身就是一种过人的勇气,需要极大的冒险精神。对于布什而言,这样做等于是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全押上去了。好在,后来的民调走势表明,他押的应该还是比较成功的——当然最终的结果得等到十几天后才能够揭晓,不过现在的民调走向已经可以让我感到放心了。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