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民主党上台,世界就能“走向太平”?!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根源 于 October 28, 2004 02:50:27:[新观察/xgc.bbsindex.com]

美国的民主党上台,世界就能“走向太平”?!


  美国大选已经进入倒计时,由于共和、民主两党的总统候选人小布什和克里在美国国内的民意调查中支持率相当接近,鹿死谁手可能不到最后一刻都无法揭晓,所以无论是争取继续执政的共和党还是谋求取而代之的民主党都铆足了劲,尽最后的努力拉票,争取游离选民的支持。与美国国内布什大多轻微领先的民意大异其趣的,就是在美国以外的国家的民众大多一面倒地支持克里。
  这些国家的民众只是支持克里这个人吗?我认为并不是这样的。就凭克里那张比马还长的、毫无魅力可言的脸,如果放到这些隔着国境线鼎力支持的民众自己国家里去的话,恐怕连初选都挤不进去——当然,前提是这些国家的民众有资格选举自己的公仆。不信,你可以逐个看看在这些国家里头,有哪个总瓢把子的脸有克里那么长。
  我觉得,这些国家人民所支持的,根本就不是克里这个人,而是克里所代表的美国民主党。我估计他们对第一任期内就打了两场战争的小布什及其所代表的美国共和党比较反感,所以想当然地认为挑战者克里所代表的美国民主党应该相对比较平和一些,换上来世界就能够“走向太平”。
  然而,我对这种看法持完全相反的态度。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历史——温故能知新嘛。
  自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第四任期开始到这次小布什之前的十四个四年任期内,如果将美国的共和、民主两党的执政时间分别累计起来一块算的话,我们会发现两党执政过的时间长度是一样长的。民主党执政的时期有:罗斯福—杜鲁门两个任期,肯尼迪—约翰逊两个任期,卡特一个任期,克林顿两个任期,加起来一共七个任期;共和党执政的时期有:艾森豪威尔两个任期,尼克松—福特两个任期,里根两个任期,老布什一个任期,加起来一共也是七个任期。如果光算二战后的时间,民主党执政的时间可能还要短一些。
  但是,我们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二战之后,发生在民主党执政时期的、由美国主导的大规模战争,却比发生在共和党执政时期明显要多,战争延续时间更是长若干倍。韩战发生在民主党杜鲁门执政时期,越战发生在民主党肯尼迪执政时期,南斯拉夫战争发生在民主党克林顿执政时期;而共和党执政时期,也就只有老布什执政时期的海湾战争。
  民主党执政时期的韩战和越战都拖了很长时间,是名副其实的“持久战”;共和党执政时期的海湾战争则是速战速决的“闪电战”。民主党执政时的韩战、越战及南斯拉夫战争,都打到了直接敌对的一方的领土之上,如韩战时美国一方打到了北韩领土,越战时美国一方打到了北越领地,南斯拉夫战争是一场以空袭为主的战争,美国一方空袭的目的地就是南联盟的首都;而共和党执政时的海湾战争,则只是把伊拉克军队赶出科威特就停止了,并没有因此乘胜追击,进攻伊拉克本土。
  还有一个更为微妙的就是,民主党执政时期开始的大规模战争,大部分是共和党上台后才结束的。比如,韩战是共和党的艾森豪威尔上台后才结束的,越战是共和党的尼克松上台后才结束的。
  经过这样一番对比,我们那些可爱得紧的反战分子们,大概能够得出美国的共和、民主两党到底谁更“好战”之结论了吧!

  显然,从历史记录上看,美国的民主党要比共和党显得更为“好战”的。这种结论,自然并不是我们的反战分子们所喜闻乐见的结论。但我还想深入诘问一句:这种现象究竟纯属巧合呢,还是有着其必然的逻辑呢?我的看法是后者——产生这种现象是有着其深层次原因的。
  我举个例子来类比:在一个鱼龙混杂的社会里头,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如果显得比较铁腕的话,那各路黑道人物就会明显老实、低调;但要是警察看上去比较无能,展现不出一副强硬的姿态来,那黑道人物们就会比较蠢蠢欲动,跃跃欲试,甚至大行其黑道的。
  国际关系说起来好象挺令人高深莫测,但其原理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尽管有很多国家和很多人不愿意承认,美国事实上确实已经成了我们这个世界的“世界警察”,而其他国家及其治理者,则基本上处在美国这个“世界警察”的“监察”之下。如果美国显得强硬,其他国家及其治理者,尤其是其中那些残民以逞的,自然会知趣,不敢“乱说乱动”;但是如果美国显得稍微懦弱,那些不满足只能在自己内部作威作福而又缺乏自知之明的混世枭雄,就会开始打他们的如意算盘了。

  对比美国的共和、民主两党的行事作风,谁更显得强悍一点呢?我想大多数人都看得出来的,那就是共和党。
  美国的民主党就象他们所代表的中产阶级一样,在处理对外关系时比较嗜好搞“人权外交”——按某些喉舌的腔调,那就是“到处挥舞人权的大棒”。但是谁都知道,这种把戏只制君子不制小人——确实经由自己国民选举出来、真正将自己国民当上帝看待的执政者,当被别人批评人权记录有缺陷,而且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的时候,他们会感到羞愧万分、无地自容的,赶忙改正都来不及,哪里还好意思去指责别人“粗暴干涉内政”?即使别人的批评有夸大其辞的成分,他们也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虚心接受之。而对于那些从来不把自己的臣民当回事、面皮比地壳还厚的当权者而言,隔靴搔痒比这种人权记录的批评还显得有效得多。共和党则不同,行事作风与其代表的大资产阶级仿佛,该出手时就出手,显示出来的是美国强悍的一面。
  所以,美国当民主党在执政的时候,某些国家中那些不安于现状的权欲熏心者心思就会“动”起来了,总寻思着自己只是迈出那么小小的一小步而已,美国这个只沉迷陶醉于挥舞人权棉花棒的民主党,应该不会真的把枪炮伸过来吧?顶多只是制裁制裁而已。制裁又能耐我何?转嫁到老百姓头上不就得了!但是这样一“动”,美国民主党的人权棒子又挥舞不灵的时候,为了维护美国这个“世界警察”的声威不在自己手中坠下,就只能硬着头皮开战了。
  而且,这些权欲熏心者本身就是一群政治赌徒,忘性又高,上次民主党在台上刚收拾完这边,待民主党一下台政治赌徒们就把教训给忘了个清光,到下次民主党另一个人上台,那边的赌徒又搅事了,害得新上台的民主党政权又得开一回战。包括二战在内,几十年来的大规模战事差不多都是照这个模子打出来的。连唯一没开过战的卡特当政那四年也不例外——那时越战刚结束没几年,伊朗就悍然占领了美国大使馆,扣押了66名美国人质,一扣就一年多;这回伊朗的赌徒还真撞上了好运,把宝给押对了,那个卡特还真的跟阿斗似的,只派了一个什么“蓝光突击队”去营救人质而且还铩羽而归,最后只干了一个任期就灰溜溜地告别了白宫,为后世留下了一个极差的名声。其实,要换成其他民主党人士,无论是杜鲁门、肯尼迪还是克林顿,恐怕一早就大军压境,大打出手了。
  不过这种美国“显得软弱就有战争”的规律,也并非只是民主党才独有的专利,共和党也不例外。比如,里根从一开始在政治舞台亮相就以异常强硬的姿态现人,所以其八年任期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战争爆发;但又因为其作风过于强势,以致在其内阁任副手的老布什八年里一直都没显露出强硬的一面。当年老布什跟民主党的杜卡基斯竞选总统时,就曾被杜嘲讽:“在里根的内阁里只能见到里根的影子,布什去了哪儿呢?”因为老布什当时没有适时显露出其强硬的那一面,所以伊拉克的萨达姆以为老布什跟民主党的卡特一样软弱可欺,于是将科威特“并”入了他的版图,成了他的“第19个省”,这样才有了二战以来首次在共和党执政时期开始酝酿的大规模战争——海湾战争。

  至于小布什,我觉得情况有点特殊。
  众所周知,本·拉登早在克林顿时期就筹划“9·11”恐怖袭击了;他之所以筹划“9·11”,跟他在克林顿上台之初的1993年初成功策划、实施了世贸中心爆炸案,而在此之后克林顿并没有对他采取什么实质军事行动有关。他对民主党的克林顿的试探结果是“软弱”,所以他之后开始筹划规模比世贸中心爆炸更大得多的“9·11”。
  进而我判断,拉登原是将“9·11”安排在克林顿任期内实施的,但由于克林顿在后期参与并主导了科索沃战争,显示出了其强硬的一面,使得拉登在克林顿任期内不再敢轻举妄动,而是等到克林顿下台以后,观察好了再择机付诸实施。
  其后,小布什以极微弱的优势赢得了大选,在2001年春上台后直至“9·11”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一种弱势加低潮的状态,“低能”、“弱智”之讥笑嘲讽无日无之,以至拉登也认为小布什确实是个软弱无能的主儿,所以在小布什上任半年之后,就放心大胆地实施了“9·11”。
  面对如此严峻的挑战,小布什只可能有两个选择:要么下台让贤,要么奋起还击以展示美国的实力。小布什选择了后者,而且在教训了拉登、奥马尔、塔利班之后,小布什痛定思痛,反思了为什么共和党在老小两个布什的执政时期接连受到挑战,结论是除了他们自己本身的弱点之外,还有一些策略上的失误,比如当年老布什打海湾战争时只打到科伊边界,而没有象民主党政府每次干的那样趁机直捣黄龙,这就是一种令对手以为事败躲回老巢即可安然无恙所以心存侥幸的失策。为了重新恢复共和党的固有威慑力量,让共和党不至于沦落到民主党那种每个执政期内必有大仗要打、不打大仗连任不了的地步,小布什想到了将老布什当年的失误加以弥补这一着棋。这一着棋显然也起到了一定的成效,比如原本一直负隅顽抗的卡扎菲,在伊战后便忙不迭地缴械投诚了。
  通过阿富汗和伊拉克这两场战争,美国共和党成了全世界的和平人士的讨厌对象,也重新成了那些政治赌徒们最大的一块心病。他们通过付出损失了几个声气相连的同盟军的代价,买回了一个更深刻的认识,同时也是更加刻骨铭心的教训:跟美国的民主党不同,美国的共和党是千万招惹不得的,即使那个美国总统看上去多么地弱智、多么地低能、多么地软弱,但是只要他是共和党的,惹了他他就会毫不犹豫地用铁拳来收拾你。
  因此,选择了小布什,就等于选择了再次向全世界昭示了实力、能够重新做到了不用开打就降服政治赌徒的共和党,也就等于选择了和平。

  而选择克里又将是什么样一种情况呢?首先,就等于是选择了那个“每个执政期内必有大仗要打、不打大仗连任不了”的民主党,也就等于是选择了战争;其次,克里本身在选举中处处招摇的“反战”面目,又令许多政治赌徒重新看到了“希望”和“契机”之所在,为克里任内出现引发战争的危机埋下伏笔。形势发展下去,又是以往民主党执政时期战争故事的翻版,而且还翻得毫无新意。
  说到这里,结论应该已经再明白不过了。美国及美国之外的那些以反战为己任的和平人士,你们要是真正向往和平的话,到底应该选择小布什还是克里,那还用说吗?!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