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魔鬼之间争斗”面面观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张三一言 于 November 22, 2004 17:32:29:[新观察/xgc.bbsindex.com]


“两个魔鬼之间争斗”面面观

张三一言


本文是依据古迷、海贝珠在我写的《“两个魔鬼之间的争斗”辨识(提上来答海贝珠)》一文的跟贴改写而成。在此谢谢两位。

两个魔鬼之间争斗的政制比一个观音专政要好,这个命题是正确的。
这是一个比喻的说法。其中“魔鬼”是指甚么?是哪一类的斗争?都可能产生歧议,得出不同的结论。所以对比喻中的概念加以厘清是必要的。

一个观音专政当然比一个魔鬼专政好,但是,按照民主理论,两个魔鬼争权又比一个观音专政进一步。有人说,中国几千年历史基本上是一个观音或一个魔鬼轮流专政。不过,我认为观音专政并没有出现过,大体上是一个较不太恶的魔鬼和一个恶的魔鬼轮流专政。较不太恶的魔鬼极少,恶的、较恶的魔鬼居多。人们把较好的不那么恶的魔鬼美化为明君。因为儒家思想毒害,中国人的思想基本上是奴化的,从来没有产生个人作主、个人利益至高等思想;盼明君望青天是这种思想的反应。所以中国人即使在“世界没有救世主”歌声响彻云霄时,也极热情地拥抱大救星。对民主世界中的争权夺利表现视如蛇蝎;例如把台湾议会中的打斗作为全盘否定民主的理据,竟然得到不少人赞同。

两个魔鬼之间的争斗,有各种情况是不同的。

一种情况是纯粹两个魔鬼的斗争。例如毛与刘斗,毛与林斗等等。这些斗是与人民隔绝的。胜负虽然影响全民,或者会给人们带来大灾难,或者给人们带来相对安定时期,即使胜者行仁政,人们因而得利,但这是统治者给人们嗟来之食。例如邓小平斗赢了华国锋,恩赐人们贴大字报权利,但也能轻易地收回。人们并没有表异议的余地。因为,斗争过程中是与民众无缘的,民众不能在两个魔鬼斗争过程中争取回来的权利;所以,其结果并不增进人民的权利。因此有论者认为这样的两个恶魔斗争是没有一点好处的。我认为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起码,给已经被神化的魔鬼还原魔体;这对启动疆化的思想是起一定作用的;两个魔鬼作斗争多少会对民间控制放松一些。

另一情况是与民众相关联的两个魔鬼之间的争斗。例如英国贵族与国王的斗争、台湾民进党与国民党的斗争、现在和港民主派与保派的斗争等等都是;这次胡温的作为多少有一些这样的味道。这种斗争会给民间争取权利留出空间。比如假设这次胡温是与腐败的前任或地方作斗争,他们既然利用民间力量了,除了民间可反利用作因应发展力量外,更重要的是,被假设的腐败的前任或地方必然也会利用民意作虎皮对应。经过这样斗争的多次重复,民众得到多次争取权利的机会,从而壮大力量。民间有力量,就会被重视,民间力量就有可能由不成形的、非法的演变成为成形的全法组织。

第三种情况是斗争的型态,一种是一死我活的恶性斗争。这种斗争不论有没有民众参与大多都是灾难性的。共产党要把中华民国斗死、毛泽东要把刘少奇斗死,虽有大量民众参与都是一场大灾难,民众并没有得到任何权利,反而失尽原来仅有的权利。另一种是良性斗争,更正确的说法是竞争。竞争有一条底线:不是消灭对方,只是争取执掌政权的权力。这是民主政制权力交接的常态,也是和平演变的道路。

第四种情况,有时你死我活志在消灭对方的斗争也可取,所以,上述情况也不是绝对的。例如苏东欧推翻共产政权就是把政权和制度都消灭了,很多民众革命后建立民主政制都是消灭对方的。都是一个魔鬼消灭另一个魔鬼的斗争。但是,民众并不因此当灾或失去权利,反而取回了应有的权利。其关键因素是:胜利的魔鬼取代失败的魔鬼,继续当专制魔鬼,还是这个魔鬼内部有另外一个或多个魔鬼对他进行制约,令他专制不了。同时这些内部的魔鬼都能不可消灭对方为底线,争取执政。

第四种情况有两种不同的民众参与方式。一种是在纯两个恶魔斗争中,民间力量加入其中一方,而且成为一方的附庸和工具。“解放”战争和文革可作例。若果参与其中一方又能保证民众本身独立性,并可在参与过程中发展实力,则应参与。若民众参与的一方胜出,且间势力发展成为一股能制约得胜魔鬼的话,则是最佳结果了。另一种参与方式是民众充当魔鬼,是斗争中的一方,东欧苏联共产政权倒台可作例证。倘若民众“万众一心”团结在其唯一领袖(政团)周围,取得了胜利,则大多是悲剧告终。因为这个唯一领袖(政团),很难避免不走上被其打倒的魔鬼道路并取而代之。多种力量(例如左中右派)协同推翻专制权力或逼迫统治遇向和平演变才是可取之道。

民间首要的是保持自己是独立于体制外的力量,而不是“党内健康力量”的附庸,成为其御用工具。你要利用我,我就提出被利用的交换条件。这就是反利用;用政治术语说就是朝野理性互动。

顺便谈谈一些相关问题。

“魔鬼”指权力或权力使用者都可以。称其为魔鬼,目的就是要人们加强对其监督,时刻防止其作恶。

我认为,民主与法治是在斗争中,同步取得的。在斗争过程中,碓立法治观念和定立斗争规则,也同时建立民主政制。比如人们很难要求在专制制度现实基础上先有法治和民主然后才展开斗争或竞争,人们能做到的只是在这过程中逼迫斗争的魔鬼依民主和法治原则行事;并力争同时实现民主与法治的目的。先有法治然后才能让两个魔鬼斗争,这当然很理想,现在民主社会中的竞选就是如此。但是,在非民主制度下作如是要求是不很现实的。

假若不存在民主的时代,或者暂时民主无望的时期,不那么恶的魔鬼总比极恶的统治要好些,所以,期待明君施民本行仁政是合理的。不过若是在民主已是强势,人们又期待民主的今天,把希望寄托在专制统治者身上去,特别是期待专制者恩赐民主,是天下无可救药的蠢才。

2004/11/19
2004/11/21修改

@@@@@@@@@@@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