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一回反民主的调调:民主和养羊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高部绘里 于 November 24, 2004 13:22:06:[新观察/xgc.bbsindex.com]

大草原上的草不属于牧民张三,也不属于牧民李四。虽然山这边的张三和山那边的李四都知道,过度放牧会让草原荒漠化,最终弄得大家的羊都活不成,但是:“如果我不多养羊,山那边的王八蛋照样会多养。那还不如能多养就多养,赚足了钱跑他娘。”

于是,这个草场就此不断地荒漠化下去,一直到彻底变成沙漠为止。

实际上,几十年来中国北方草原的荒漠化趋势,和这种学者口中的“公共地悲剧”有极大的关系。

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这个草场是属于私人的,不管是张三李四平分,还是张三李四某一个当牧场主,另一个租草场来放牧,无论如何,这个草场都不会落到沙漠的地步。除非两个人一致认为:过度放牧赚取的短期利润足够大,比留下一个肥美牧场给自己养老和以及泽被子孙后代,更重要得多。

环境史上这种故事比比皆是。望着那个因为砍光了树而毁灭的复活节岛,我们很容易有这样的发问:

在那个砍倒最后一棵树的复活节岛人脑子里,转悠着些什么?

或者说,那个人莫非没有脑子么?

答案很可能是:“如果我不砍,隔壁那个王八蛋一定会去砍!”

这种逻辑,被用来作为针对公有制的最有力反驳之一。“公共地悲剧”可以用来证明:一个公有制的企业不可能有效率。

现在把这个故事用在政治领域。

我们看到,已经稳坐总统宝座的陈水扁,为了自己的泛绿立委过半数,不惜抛出“柔性政变”的故事,指责偏蓝老将三月间曾有意政变。所谓“柔性”,一望既知,这不过是选战手腕,为选後不再追究留下借口而已,只要激起泛绿的悲情意识,提高他们在立委选战中的投票率,阿扁的目的就达到了。

问题是,这样意在撕裂族群旨在激起深绿悲情的言论,对台湾蓝绿其实都没有任何好处。那么陈水扁为什么坚持要这样做呢?

泛蓝骂陈水扁是希特勒。其实,如果阿扁真的成了希特勒那样的独裁领袖,全岛都成了他的私人领地,他反而不可能干这种害蓝害绿的事情。这道理和“砍倒最后一棵树的复活节岛人”一模一样:如果我不打族群牌,泛蓝一定会打。反正选战就意味着撕裂族群,那还不如我来撕。”

吃过马英九族群牌大苦头的陈水扁,这么想并非没有道理。

而对于当年喊出“陈水扁逼死老荣民”的小马哥来说呢,如果他是台北市的钦点市长,当然也没必要打这种族群牌。

循着这种逻辑,我们不难猜想:将来大陆如果在文明程度不够的情况下民主化,尽管两党都知道打台湾是害人害己,却都不得不高喊武力消灭台独的口号以求赢取悲情票。那么最后两岸落得一个同室操戈的结果,很可能还不如一个只求“闷声发大财"的威权政府在台上。

理是歪理,这种担心确实是真的。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