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奴才又怕挨骂的悲衰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张三一言 于 December 01, 2004 19:20:55:[新观察/xgc.bbsindex.com]


想当奴才又怕挨骂的悲衰

张三一言

一些人,想当奴才又怕挨骂,一旦有人骂奴才,就神经警张,急急忙对号入座。这一对号入座,又令其气急败坏。无以对之,于是只好对批评奴才的胡平的《精英与奴才》一文(下称胡文)进行胡骂胡文。这就是这些奴才的悲衰。

下面是就以某一位独知为例,对其论据进行点式评议,把他赖于建基的气球戳破,看这些独知的理论楼房还能竖立否。


[一]

请问,这位独知根据胡平《精英与奴才》一文可到找到哪一句?哪一段?哪一个可疑之处能够以逻辑或常理推出胡平想当“主子”?

没有,只有这位独知的骂语、讥讽、栽赃、殊心…一大推泼妇流氓形容词代替证据。

请看:「“想做主子而不可得”的弃妇心态」、「呸!您这算是什么“民主主子”」、「遮莫真是永远学不乖的傻狗」、「至蠢之举」、「赤膊上阵充骂家」、「看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最聪明的办法还是效法老毛躲在深宫“玩深沉」、「冒充“思想家”」、「写点思维错乱、语无伦次的《一面之词》出来糊弄文盲」、「民运”人士干的完全是毛共那一套」、「站在外国主子的金钱搭起来的高台上」、「侬给人家开钞票、找蛇头」、「“民主帝王”心态」、「还没受够尔等领袖们的愚弄」、「保障我不受您的部下的下流辱骂、攻击、诬陷、骚扰以及花样百出的政治诽谤么?」、「反倒恼羞成怒」、「跳出来悻悻然地放肆污辱全体国内知识分子」

独知写的“论政”文章就是这样的。除了这些代替论证的形容词外,有实际内容的所剩无几了。可怜的是,这有实际内容的几分东西也只是扭曲原意、捏造事实、前后矛盾、逻辑混乱的东西。

以骂语取代理据和论证是这些独知们的专利,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大凡反自由民主人权的文字里面都会浮现一副伪君子真小人的形象。这倒不一定写者是伪君子真小人,而是写的内容限制了它必然如此。你要反民主自由人权,但又没有胆量公开自维护专制作奴才的目的和面目,反而要用其所反对的自由民主人权作外衣,这怎么能不表现出伪君子真小人面目。反而是那些公然明目张胆宣布自己就是做专制辩护士的人有些汉子样。至于所用形容词全是骂语者,则连伪君子真小人的条件都达不到;自夸骂人天才者,活脱脱是一副泼妇骂街流氓斗嘴架势。这倒不是冤枉。这些人中的某人在一次有关评比中,就被评为文品最低劣者(思考题:文品与人品的关系)。

好吧,如果指评“精英与奴才”可以不用理据只用骂语就可以推出“评者想做主子”结论的话。那么用同样的道理,这些独知们也骂毛共遗孽是不是可以用同一标准同一逻辑推导出他们想当共产党独裁头子?指责中国人惊天动地愚蠢是不是想当21世纪中国秦始皇?

请独知们回答:自己打自己嘴巴而全不自知,不知可否列入惊天动地愚蠢之列?

全无理据情况下加上罪名然后鞭打,这就是这些独知们的政论本色!


[二]

再看一段栽赃的经典作:「“今天中国的所谓精英”是“奴才”,把所有的中国知识分子一网打尽,还特别圈定了“一些企业家,有钱人和知识分子,演艺界的明星,等等”。」

请注意,独知用的是“所有”、“一网打尽”,人家明明白白白纸黑字写的是:所谓、一些、某些。不言自明,其中并不包括那些不是所谓的,在一些之外的,不列入某些的精英。起码,胡平不会把刘晓波、王怡、王泽光、孙大午、   蒋颜永等人、众多的维权精英抱括在奴才里面。但这位独知就有本事也够胆量在天光化日之下作歪曲表演。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独知不是有意栽赃,而是在他们心目中,只有(他们也被列入其中的)奴才精英才是精英,此外就无精英了。你既然批评奴才精英,就全等于「把所有的中国知识分子一网打尽」了。


[三]

再看看这段妙文:「据胡主席的讨伐檄文,那最主要罪行似乎是心理的而不是现行的,也就是我党最擅长的“诛心”,或曰“思想犯”“所谓奴才心态就是指一个人处于奴才地位,其优越感压倒屈辱感,为了获得那份优越,他宁可接受那份屈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恰恰是当今中国社会中某些所谓精英的心态。”所以,这些人主要还是犯了“心态罪”,具体表现便是接受屈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看看妙在哪里?批评某一种心态就是加诸某些人“心态罪”的立论可以成立的话,那么有些独知此地无银地批评别人有党文化,是否是指别人犯了“文化罪”?说中国人是惊天动地愚蠢是不是给别人“愚蠢罪”?……

这还不是妙的精髓所在。请朋友们跟着我来到骂人“文化罪”起往下移到第七段,你会赫然见到:「这种“民主帝王”心态,……」只经过667字就忘了自己刚才说过么。自己竟然公开指责别人的“心态”来了;治人于“心态罪”!打起自己嘴巴来了;变成另一标准的另一个人了。

这种语无伦次的文章只有自视水平高人一等的某些独知才能写得出来。

骂语与谎言起飞,信口雌黄,含血喷人;打人与自掴一镬,矛盾百出,浆糊概念。又是这类独知写的所谓政论文的一大特色。


[四]

请看警天动地高知高水平的这句话:「通篇“你们”、“我们”的阶级阵线划分,从一个“民主领袖”口中说出来,“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原来,说“你们”、“我们”=阶级阵线划分。这真是二千年中国理论的一大发明。请问这位独知,既然通篇“你们”、“我们”就是阶级阵线划分,那么连题目都写成为《我们的过错和他们的过错》、《我们的民主和他们的民主之》(一二三),不知道是不是二千年中国才出一次的划分阶级阵线经典之作?可列入世界之最纪录否?

这又是语无伦次,信口雌黄,浆糊概念之杰作。


[五]

除了妙的,还有怪的。请看:「人家“不为自己争自由为自己争民主”,干卿底事?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侬管得着么?」

这话怪在何处?

既怪,又错得离谱;这种错,是连最基本的政治常识也欠奉(或故意欠奉)的错。且听我道来。

其一,当一个普通人家挣不挣钱,争不争民主时,你去干涉,就不应该。因为那是人家的自由,谁也不应该管。你管,被人指责“干卿底事”是活该。当某类人不争钱不争民主造成社会问题时,人们在理论上进行探讨,就不能说“干卿底事?”而是理所当然了。再比如,人家减肥不减肥,确是“干卿底事?”,但当众多人减肥出现健康问题时,人们进行评论,就是理所当然而不是“干卿底事?”了。这些“独不知”错就错把行动上具体干涉别人的事务(自由)与就某种事理进行评论混淆不清,或故意把水搞混愚弄人。这就好像有人说用母乳喂婴比用奶粉好,理解成为干涉某位具体的一个母亲用奶粉育婴。

请问这些独知(独不知!)们,人家民运不民运,人家愚昧不愚昧,人家评不评奴才又“干卿底事”?你为甚么骂个不停?为甚么在你目中的人家又不可以「各人有各人的活法」,非得你“管”不可?「侬管得着么?」这些独知们除了作无聊的打斗外,所有所谓理论文章说的全是他们自己称为“干卿底事”的事。
典型的马列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有口说别人无口自己。结果是每一开骂人就先骂着自己,自打嘴巴至红肿而不自知,实“独不知”也。

其二,这类独知就是不明白政治是众人的事。现在胡文评的是国内某些所谓精英的政治行为。这些行为是关乎每一个中国人的事,人人得于评之。刘少奇不向毛泽东争人权争民主因而像野狗一样死在河南荒野,请问,关不关每一个中国人的事?政治上的问题,即使是绝对纯属统治集团内的两个魔头作争权生死斗,也关所有国人的事,因为起码会因而被某一魔鬼统治。这些独知曾强调公众人物应受到人们批评,可是现在又把评论公众政事指称为“干卿底事”!这些独知就是独不知或故意装作不知政治是众人的事,每一个人都有评论政治的权利。


[六]

请看这一怪且毒的文字:「人家没您的门路跑出来享福,只好在国内苟且偷安,为自己谋求最大的好处,请问这和您发“民主财”又有何本质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您对中国的社会进步无丝毫贡献,人家却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创造了今日神州大地上的空前繁荣。」

有个强盗被人指责其罪行,他作如下辩驳:“不光是您,是人都知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胳臂扭不过大腿”、“好汉不吃眼前亏”。谁也不敢直接反抗大长家?你们在他到劫村时不敢冒死反抗,我在他手下能反抗吗?您有贪生怕死的权利,我也有同等权利。您的命贵重,我的也不比您的贱。”

请问:这辩解可有理?

胡评批评的国内精英奴才,其实质和这个强盗并没有任何区别。举凡这类奴才在土改、私改、镇反、肃反、反右、反右倾、文革,现在的颠覆罪、邪教………等等所有祸国殃民的事上,都支持统治者扼杀民间任何异议声音,都为虎作伥。

如果一个人持“强盗和这样的作伥奴才争取其残杀民众的权利和民众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的权利没有本质差别”的观点,那么,他“认为精英奴才以作伥手段争取权利和民众诉之言论争取权利是相同的”是合理的。若一个人认为强盗的权利和村民权利不相同,但又认为精英奴才作伥争取权利与人们用言论争取人权自由民主又是相同的,就是谬论。持这种观点的人,不是伪君子主是真小人。

当然,有些人认为上述奴才所作所为不是为虎作伥而是为人民服务,只要这些人能公开坦言持这一观点,我也会尊重他们。但我绝不认同而且极力反对这种观点。

请不要偷换概念:胡平批评的是某些所谓精英的奴才,而不是全国人民。请问「神州大地上的空前繁荣(张按:70-80的中国农民和农村也空“空前繁荣”)」是这些奴才创造的?奴才=全国人民?!这种偷换概的东西,几乎无所不在。

这些奴才没有门路出国?

这些奴才中的很大部分家财万贯家属在国外享尽“浊福”,本身在国内享尽鱼肉民众的“恶福”。他们可珍惜这样的「国内苟且偷安」呢!


[七]

看一例用真事造谣的例子:「是人都看得出来:国内知识分子附共既是别无选择,而且还能得到好处…」

奴才附共「能得到好处」是真事,国内知识分子附共是别无选择,则是有真有假。

真是别无选择?难道非作伥不可?

请问李慎之、蒋彦永、刘时波……等等一大群人,也别无选择地附共作伥了?他们的这样做不是选择?明明是可选择而不选择,起码,可以选择附共而不作伥。现在把它说成都无可选择。这是为甚么?

一个人不论你有无权选择,你作伥就要负责。那些柏林墙的士兵当然是别无选择地枪杀民众的,当然也「能得到好处」。他们就可以因此不负罪责?

2004/12/1

(作为例子的独知文:http://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539329)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