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黑色幽默──看金日成教非洲人如何种庄稼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熙熙攘攘 于 December 13, 2004 07:37:13:[新观察/xgc.bbsindex.com]

不止是黑色幽默──看金日成教非洲人如何种庄稼

程映虹

九十年代的世界舆论对北朝鲜人民挨饿受冻甚至活活饿死的消息
已经不再觉得新鲜,和北朝鲜仅一江之隔的中国东北的老百姓对
成千上万逃过鸭绿江来讨饭的北韩饥民也早就习以为常。然而,
从60年代到80年代早期,当北朝鲜的真相被金日成的铁幕遮得密
不透风时,很多饥不择食的发展中国家竟然听信了这个东北亚的
共产党独裁小国的自吹自擂,把它当作成功地解决了民生问题的
榜样。金日成也就不但以朝鲜人民的大救星自居,而且要当第三
世界国家的救世主,要把他那套主体思想灌输到非洲去,大言不
惭地教导非洲人种庄稼。今天,如果把这个令人非夷所思的故事
仅仅当作一篇黑色幽默,那么我们无疑忽视了它所体现的深刻的
历史内涵。从世界范围来说,共产党革命的领袖人物都是人类历
史上最妄自尊大的独裁者。他们不但要当救世主,而且要当造物
主,集耶稣和上帝为一身。他们发动的形形色色的大跃进中,科
学和常识都受到蔑视和践踏,其根本原因是科学和常识妨碍了他
们成为神。这就是这些领袖人物憎恨知识分子和现代科学的最深
刻原因。

金日成“关怀”非洲粮食问题

1981年8月,被西方传媒称为“隐士王国”的北朝鲜慨然作东,在
平壤召开了“不结盟国家和其它发展中国家增加食品和农业生产
论坛”。8月31日,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来到“东非和西非
国家农业部长协商会议”的特别分会场,在主席台前就坐。

金日成的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和发福的身躯无疑说明朝鲜具备主
办这次粮食会议的资格。他首先对这些非洲农业部长表示欢迎,
然后开始了长篇讲话:“今天,我邀请你们来讨论一些在东非和
西非农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我们在非洲有很多朋友。我差不多
和所有非洲国家领导人见过面。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和兄弟。我
对非洲的粮食情况非常了解。在粮食问题上,东非国家的情况非
常严重,而西非国家也不能掉以轻心,认为自己已经完满地解决
了这个问题。”

金日成说,在这个论坛上,代表们提出了很多问题,集思广益,
并听取了朝鲜的经验,特别是参观了很多朝鲜的农场,在此基础
上发表了一个关于增产粮食的声明。但是“如果认为我们开了这
么一个会,发表了这么一个声明,粮食问题就将自动解决,那是
完全错误的。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有组织的步骤,任何声明都将
是白纸一张,毫无意义。过去不加盟国家开过很多会,发表过很
多声明,但如果措施跟不上,这些会议和声明都毫无用处。这一
次也是如此,如果我们发表一个声明后就一哄而散,西方国家会
嘲笑我们:你看,他们还不是空谈一阵就散伙?”

那么非洲国家怎么样才能迅速发展农业生产呢?金日成说首要任
务是发展农业科学技术。他的建议是:在东北亚的北朝鲜建立农
业科学研究中心,由朝鲜专家主持,摸索出“适合非洲国家地理
和气候条件”的模式。金日成对朝鲜和非洲气候的不同十分了解,
他说非洲热朝鲜冷,所以我们会在暖房里进行向非洲推广的实验。
在这个朝鲜模式的指引下,“我想东非和西非国家的农业将迅速
发展并取得粮食自给。”金日成甚至估算出了增产的幅度:“即
使在现存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非洲国家农业也将增产五到七
倍。”

金日成要用他的主体思想指导非洲农业

在向这些非洲农业部长们展示了“增产五到七倍”的美好前景后,
金日成以朝鲜已经没有粮食问题的口吻向他们介绍经验。他说:
“甚至在我国,农业生产在解放后也是很落后的。玉米亩产不过
五,六百斤,大米只有一两千斤。我们决定大胆采用农业新方法。
但是当我们准备采用新方法时,我们忽然发现对农业一点都不懂。
当我开始指导农业时,什么都不懂。我没有当过农民,既不是农
业专家也不是农业科学家。我的父亲早就参加了革命,我也很小
就革命了,根本没有机会了解农业。”

什么都不懂时怎么办呢?当时首先想到的是向外国派出留学生(金
日成并没有说向哪个国家派留学生,只是含混地说“大国”。),
从1946年开始。但五年的学习结束后,这些学生学到的知识一点
都不适合朝鲜的实际。这些留学生说朝鲜应该采用轮作制,把土
地分作两块,每年耕作一块让另一块休耕。金日成说这些学生一
点都不懂:那是大国的奢侈,朝鲜是小国,土地有限,怎么用得
起这种方法呢?真是一点脑筋都不动!“要是采用他们的主意,
我们早就饿死了!”总之,“从派遣留学生中我们一无所获。”

往下,金日成开始生动地介绍他是如何拯救朝鲜农业的: “就在
那个当口上,我想我必须来了解农业,指导国家。我开始研究新
的适合我们国家情况的农业方法。首先,我到农民中去,和他们
交谈,听取他们的经验,同时每天化两小时系统地阅读外国的技
术文献。我随身带一个录音机,把各个国家关于农业的情况和技
术用录音带录下来,每当我走路和吃饭时就全神贯注地听。当我
觉得某个外国的方法可能对我国有用时,我就给农业科学院和农
庄下达指示,在向全国推广这项技术前让他们先做实验。依靠科
学和技术,我们显著地提高了单位面积产量。”

这些给朝鲜农业带来奇迹的科学和技术究竟是什么呢?金日成先
不提细节,话题一转,说它们源自“主体思想”。所谓“主体思
想”,就是金氏思想,马列主义的北韩化,据说其核心是人的因
素,人能创造一切,改变一切。和中国的毛泽东思想不一样的
是:毛泽东思想以人命名,所以毛本人总不好意思在人前人后说
“毛泽东思想”;但主体思想没有这个人称问题,所以金氏一直
把它挂在嘴上。这样就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效果:当他用这个词汇
的时候,听上去好像是提到某个公认为是正确的的科学理论,和
他本人无关,但大家都知道那就是他一个人的思想,而当别人提
到这个词的时侯都会自觉地把它和这个人的名字放在一起。

从密植,育种,施肥说到水利灌溉

金日成说,伟大的主体思想指导下的新农业方法是在斗争中发展
起来的,斗争的对象是农民和科学家。他说“农民的思想觉悟太
低,所以他们不愿采用新的耕作方法,宁愿固守旧的一套。”科
学家们更是以不符合“科学”为借口来反对。“当我们要求大胆
增加玉米种植密度时,农民和一些农业科学家很不情愿……我们
化了很长时间才让农民和农业科学家接受玉米的密植程度。水稻
的密植同样经过了长期的斗争。”这样,玉米和水稻的密植在朝
鲜成了金日成主体思想结出的果实。

接下来金日成又提到了施肥。过去,无知的朝鲜农民一年只施两
次肥,每次都施得过多。他说“就像人不能一次吃得太饱一样,
庄稼也不能一次施过多肥。现在根据主体农业思想,我们国家每
年施肥的次数增加了。”他对种子也很强调,说种子的质量一定
要好,单是施用好种子就可以起码将产量提高三到四倍。他告诉
非洲人说朝鲜蔬菜的产量从每亩年产20吨提高到300吨,就是因为
改良了种子。可能是这个增产幅度听上去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他
说这是因为你们不懂科学,“根据我们国家的经验,育种一点都
不难。如果你不研究科学,科学象一颗硬果一样难啃,一旦你掌
握了它就变得很容易。”金日成说发达国家向非洲国家高价出售
种子,一吨玉米种子要价2000到3000美元,即使非洲人想买也买
不起。因此他建议在拟议中的农业科学研究中心设立种子项目。

接下来金日成开始谈肥料问题。非洲国家没有化肥厂,他建议他
们种植绿色肥料作物。因为非洲气候炎热,他认为可以试验一年
三季制:一季种粮食,一季种绿色肥料作物,然后第三季把土翻
过来再种粮食。这样非洲不就可以不用建化肥厂或者进口化肥了
吗?他说“即使非洲国家想买化肥,现在也没有哪个国家想卖给
它们。”

灌溉系统也是金日成十分关心的。什么是灌溉系统?他告诉非洲
人,灌溉系统就是把水通过抽水站送到地里去,还要有水库,有
时要利用地下水。大水库要用水泥来造,小水库用泥巴也能凑合。
他说:“农民----农村的主人----应该被发动起来参加水利工程
建设。如果你发动全国规模的运动,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建设起
这样的水利工程。”他告诉非洲人说朝鲜靠发动群众建设起了
1500个水库。他说非洲现在还很落后,但生产简单机械的能力还
是有的,比如水泵,缺的是技术人员。没有问题,他们可以把人
送到朝鲜来培训。

北韩要把非洲的农科研究包下来

金日成说,可以考虑在东西非各设立一个农业技术研究中心,比
较理想是在坦桑尼亚和几内亚。他相信这两个国家的总统都会同
意,因为他已经和他们谈过了。这些中心将来可以扩建为科学院。
最好是在东非和西非的所有国家都建立这样的科学研究中心,但
他说目前这样的计划超出了朝鲜的能力,不过可以考虑先建立规
模小一点的实验农庄,推广研究中心的成果。他还特别提到在非
洲做实验有一个优点:不用象在朝鲜那样建暖房,因为非洲本来
就是热的。

金日成说,“我希望你们回去后,坦桑尼亚和几内亚的代表团转
告尼雷尔总统和塞可多雷总统,就说我建议让他们拨出一部份耕
地准备好,为将要建立的农业研究中心做实验。一开始时,中心
需要一百亩地,当研究扩大时,我们需要两百到三百亩地。这么
大块地,不管实验什么作物都足够了。朝鲜目前还没有条件在每
个非洲国家建立这样的研究中心,但可以建立实验农庄。实验农
庄也需要土地。每个农庄需要五十亩,将来实验规模扩大了,可
以到一百亩。

“我们将向每个建立农业研究中心的国家派出十个科学家和技术
员,向每个建立实验农庄的国家派出三到五名这样的人员。他们
将带去卡车,拖拉机和其他设备。我们不要求你们付他们工资。
你们吃什么他们也吃什么,你们吃木薯他们吃木薯,你们吃玉米
他们也吃玉米。”

接下来金日成转向一个更为高瞻远瞩的问题:非洲国家必须培养
自己农学家(不是一般的农业技术人员 ) 和建立自己的农学院,他
告诉非洲人朝鲜的每个郡都有农业大学,“只有当你们有了自己
的农学家,你们的农业才能迅速发展。”但他又警告说这样的研
究必需谨防西方科学的影响。他举了个例子:当他建议按他提出
的标准密植烟草时,农学家和技师们纷纷反对,他们说种得这么
密,烟草根本长不出来。他们为什么会反对呢?因为“他们或者
是在主体思想形成以前从农业大学毕业的,或者是在外国留学
的。”金日成说他要一个农场按照他提出的“科学的和技术的”
方法去做实验,结果烟草长得好极了。我把那些农学家和农技
师带到农场去,告诉他们烟草长得很好,质问他们为什么当初拒
绝采用我的方法。只有到了那时他们才不再反对。”金日成说,
在采用他的方法之前,烟草每亩只产数百公斤,现在在他的主体
思想指导下亩产四吨。

所以,金日成告诫非洲部长们说不要一成不变地照搬“法国人和
英国人”写的教科书。如果非洲国家实在觉得困难,朝鲜可以帮
助他们培养农学家。去年坦桑尼亚总统访问朝鲜时,金日成告诉
他朝鲜元山农业大学将要扩建,目的就是为了接收非洲学生,将
来他们回国后会成为非洲农学界的骨干。金日成甚至说,如果必
要的话,朝鲜不但可以为非洲国家培养农学家,而且可以为他们
培养农技师和农业管理干部,回去后全面接管农业。金日成还显
示了他对细节的关心,他说非洲学生来了以后可以先教朝鲜学生
英文,法文,或西班牙文,朝鲜学生教他们朝文,这样当他们正
式开始学农学时就不会有太大的语言困难。金日成说过去朝鲜派
到外国的学生因为语言困难,只能消化百分之三十的内容,因此
他给这些学生起了个绰号就叫”百分之三十。”

金日成说,他确信非洲国家有必要立刻就向朝鲜派遣留学生,一
点都不应耽搁,“我们的元山大学已经准备好不但接收非洲学生,
也接收拉丁美洲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学生。”

最后,金日成对这些非洲部长们布置了下一阶段的工作:“今天,
我向你们谈了发展东非和西非农业的观点。你们回国后可以向你
们的国家领导人转达我的看法,然后向我通报结果。要是你们有
权作出决定,你们现在就可以告诉我,我们在今天的会议上就可
以(根据我的讲话)采取相应的措施。”

共产党领袖都自命为造物主

读完了金日成的讲话,笔者眼前不由得浮现出这么一幕景象:朝
鲜半岛的上空云开日出,一个笑眯眯胖乎乎的巨人踏着一团叫做
主体思想的祥云飘然而至,巨手拂处春暖花开,玉米窜得比楼房
高,烟草长得赛大树,不同肤色的农民,科学家和技术员刹那间
全变成白痴和文盲,仰首看着那团叫做主体思想的祥云和那个全
知全能全在的巨人傻笑,千百年积累起来的经验也在这团祥云下
变成一堆大粪。巨人眺首远望,意欲驾祥云飞向嗷嗷待哺的黑非
洲……

怎么都这么象呢?在加勒比海那个岛国,那个叼着雪茄烟的络腮
胡子说在他的实验室里他不但要创造出世界最高产的甘蔗,而且
要培育出最优良的鸡和奶牛,他的国家柑橘的产量将要世界第一。
对那些谨小慎微的科学家,他斥之为“人行道上的农学家”(意
为连一行庄稼都种不出来)。而在朝鲜的隔壁,那个身材胖大的
伟人头戴草帽站在小麦地里,慈祥地看着雪片般飞来的亩产万斤
的喜报,转过头来一口唾沫喷到知识分子的脸上:

“高贵者最愚蠢!”

为了维持一个神话----一个肉体凡胎的伟人具有上帝一般的智慧
和造物主一般的伟力----多少民族变成了小孩,多少知识和常识
化为了零,更不用说那横陈在原野上的无名饿殍了。而当这样的
上帝终于进了天堂后,天知道这些民族还要化多长的时间才能从
小孩长成大人。没有了上帝就象没有了爹,很多人会不适应,他
们会怀念这样的爹,要是有人说对爹不敬的话他们会生气,会说
不管怎样他是我们的爹么……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