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红斗篷与愤青的反日怪圈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小国寡民 于 August 19, 2004 04:45:28:[新观察/xgc.bbsindex.com]


  斗牛是西班牙的国粹,风靡全国,享誉世界。

  斗牛活动除场面壮观热烈外,主要表现人与公牛,逻辑思维与条件反射的差别。若以体力相搏,几个斗牛师也未必是一条公牛的对手,何况人的血肉如何抵挡沉重的铁蹄与尖刀般的犄角?然而,公牛之失败也就在于它一直愚蠢地将斗牛师手里的那张红斗篷当作主要攻击目标,两千多年来始终不能醒悟那红斗篷是斗牛师的身外之物,是个死的东西;如果自己的攻击路线不与斗篷及其后面那个人体几何中心之间线段重合的话,哪怕攻击一万年还是无效;尽管千年来一直前赴后继,结局总归走向集体自杀,成为别人的笑柄或盘中餐。

  可是,当人们堕落的时候往往也会表现出与动物世界愚昧的极为相似之处。当今中国极端反日的情形与西班牙公牛对红斗篷的攻击几乎如出一辙。只要听到日本二字肾上腺素就超量分泌,毛发竦起,两眼通红作攻击状,从呼吁所谓抵制日货,到声称“中日必有一战”、“核平”日本——直至誓言去日本奸杀所有日本女人……。谁不认同他们这么做,就用最恶毒的语言去攻击谁,还往往用出自己的杀手锏——“问候”别人的女眷。如果说这种不问青红皂白的攻击如同公牛般地盲目愚昧外,比它们更不如的是还具有许多邪恶与下流。

  最近几年,一直可以看到这伙人在各种场合不遗余力地做这种疯狂的事情。从街头攻击到球场闹事,接二连三地伪造稍微日本人辱华事件,攻击日本驻华机构,一直发展到破坏中国人自己拥有的私人财产——只因为它们是日货,甚至攻击中国自己政府的对外政策与正常的对日经济交流。一切无法无天的事情只要打着反日“爱国”的旗号就可以变得振振有辞、理直气壮。现实是,反日思潮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邪教群体思维、成为中国社会动乱一个新的策源地。

  必须看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整60年的今天,日本这个国家彻底废弃当年的军国主义道路,经过全体日本人民的精心建设,已经走上了和平、民主、富裕与文明的康庄大道,在亚洲乃至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中享有非常高的威望、受到了远高于中国的发自各国内心的尊重,这就是亚洲与世界的现实;絮絮叨叨个不停地说日本的所谓参拜、什么教科书的问题,可亚洲与世界各国根本就不理这茬,倒显得中国人自己的的确确象那个祥林嫂、不象个战胜国倒象个战败国。自打中日两国建交以来,尤其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日本对中国的帮助与贡献是世界上一切国家中最大的。过去,中国必须为日本当年对中国的侵略谴责它;但中国目前主要地应该为日本对中国社会现代化建设提供的帮助而感谢它,并创造一个良好的氛围去延续这样的帮助——这不仅仅是为了日本或亚洲而是为了中国人自己。

  中国的愤青现在对日本的攻击目标到底是什么?是六十年前的那场侵略?可毕竟世界与日本已经进步了六十年,中国人难道要让自己倒退六十年不成?战后六十年来,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中国的进步与自己国家的政治地位相比,小到足以让自己惭愧的地步,如果不是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中国人在世界上简直不能抬头。所谓的开放,不就是包含了向类似日本这样的先进国家认真学习,接受他们帮助这样的内涵么?看到别人的长处,认识自己的不足,对日本这样的国家学习还来不及,还去反什么?去反民主、反进步、反发展?是不是一定要穷到叮当响、变成世界公敌后中国人才觉得自己脸上有光彩?

  现在是亚洲政治格局就是,中国的愤青们就是盯着“日本”这个红斗篷,作盲目、拼命、毫无理性的攻击,而亚洲及世界各国就在看台上看这群蛮牛在做这种徒劳无益的蠢事,笑谈愤青妖魔化与捣乱中国的蠢举。这群没有人格与国格的家伙丝毫不顾及国家的脸面与利益,在对日本人没有半点伤害的情况下,对自己的国家社会的安定与国际形象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破坏。

  用我在三年前写的《中国人的自尊心》一文中的几句话来结总本文:“在一个稳定正常的社会里面,每个人(团体)的角色或位置是相对固定的。个人或团体很难突破现成的人际关系或社会结构来实现超常的、过度的个人或集团的要求,他们不可能在现有的社会框架下面获得这样的能量来实现这样的要求;但是,在遇到外部纠纷或摩擦的时候,蓄意提升热点的温度,过度激发民族‘自尊心’或所谓的‘爱国主义’,往往不能用于纠纷或摩擦的解决,只能造成问题的复杂化与国内局势的动荡。因为解决纠纷或摩擦需要采用外交的、谈判的方式,而外交谈判主要的又是采用协商机制而不是热情的对撞。

  一个国家,除实际上遇到它国入侵外,凡遇上一些国际问题或纠纷,便民族“自尊心”大爆发,其原因一定是这个国家本身存在问题了、或者是这个国家的思想发育还处于一个相当幼稚的阶段;一般而言,民众最普遍的愿望当然是要求是能够安居乐业,是生活、家庭、工作,没有人会拿口号当饭来吃;而迫切要求改变现状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要求这么做的只有两种人:对现实与生活极度绝望的人以及贪欲之念恶性膨胀的人。”

  不得不问一下,在我们生活的那个年代,能够感受到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对自己家庭破坏之惨烈的我们这一代人中,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狂热反日的歇斯底里?现代的愤青比我们这一代人要远离那场战争三十年以上,他们哪来的那么多仇恨?是谁将人培育成西班牙公牛状的?日本这个词又怎么变成公牛们疯狂躁动的红斗篷?所有这些,我们的政府与媒体难道没有值得深刻反思的地方吗?难以相信在反日怪圈中(其实根本就没有反到什么日)将中国搞乱了,当局、媒体与社会各自能分享到多少好处?民族主义的能量聚集起来将引发社会的动荡,如果激进的宪政民主思潮与这股能量之遥相呼应,形成一个合力,将彻底葬送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一切社会成果甚至搭上老本。如果是这样的话,所谓的中国崩溃论我将不认为它还是个梦呓。

  拿出当年管动乱、管邪教那样的决心去管一管中国公牛群体反日狂躁症是绝对比前二者更有必要的。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