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反革命”父亲的转变和某工人乐队命运再谈本人为何左转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李宪源 于 August 25, 2004 03:33:54:[新观察/xgc.bbsindex.com]

自我审视本人左转的根本原因, 是基于对自己所属阶级利益的有了清醒认识和对毛泽东继续革命理论的重新认同。

本人父亲虽然曾受“正统观念”影响和为避免“抓壮丁”,参加过“国民政府”所操纵的“三青团”外围组织,但作为一个道道地地的、又懂得怎么对新旧社会实际情况进行客观对比的老工人,就在短短几年时间中,他很快就觉醒过来,认识到被前朝政府污蔑为“乱臣孽子、土匪强盗”的共产党,才真正是为人民办好事的政府。由于他认识提高快,表现好,因此他被提前一年半就摘掉了“反革命”帽子。三年以后,跟无锡市望宾桥路的很多双职工邻居一样,我父母靠工资积蓄自己建造的一幢两层砖楼,就平地而起了。

从我懂事起,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端放在卧室台玻璃下面的红色“选民证”。从他的日常谈吐中,我在我父亲那里逐渐明白了两个道理:一是勤勤恳恳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二是厂里的多数共产党员确实硬气。我父亲的大弟也是一个道地的工人(铸工),但一解放就成为工人骨干,60年代初就成为有几千人的无锡柴油机厂党委副书记。我父亲一般性地在背后钦佩夸奖中共党员,其实也就是夸奖自己的弟弟。而在人前,他最蔑视的行为,就是对领导拍马奉承。

1967年“二月逆流”时,驻军2月27日砸掉无锡市最大工人造反派“红总”后,驻厂军代表就专门找我父亲谈话,动员他这个在车间里颇有影响力的“七级半车工”(其实我爹脾气耿直,不善人际关系,但在基层单位技术高就吃香)参加改头换面的保守派组织“227兵团”。我爹参加了,我兄姐当时也都参加“拥军派”组织。就我一人属于“反军派”。

回述这段个人家庭历史,目的是强调本人虽然生长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历史反革命”家庭,虽然父亲因武汉陈再道事件之后宣布退出“227兵团”而在“清队”中受到残酷打击,个人生涯也受到极大影响,但基于本人与新中国一起成长经历中所具有的正面主调,在把“改革开放”后本人所属中国工人阶级总体处境跟“改革开放”作比较时,本人所属中国工人阶级被叛变出卖的感觉,就特别强烈。

特别是当我听说我哥所在无锡印染厂,一个数千人的国营大厂和传统性创收大户,“改革”初曾引进西德成套先进印染设备,我哥则是有几十万职工的无锡市纺织系统“先进生产者”,但在走资路线和新生资产阶级吃里扒外的严重祸害下,说倒闭就倒闭了,兄嫂双双失业……。我听到这一消息时的满腔愤怒,也许是那些非工人家庭出身的人士,所无法理解的。

特别是在我戴红领巾的年龄时,每次国庆大游行时,只要无锡印染厂的工人“军乐队”,雄纠纠、气昂昂地走在队列之前,一奏起那激动人心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革命歌声多么嘹亮……”乐曲时,所有游行观众的眼光,就会被吸引到“无锡印染厂”的大旗上!我会发傻似地追着该厂的乐队,从市郊到市中心一跟十几里路,一点不觉累。

数年前,记不得是崔之元还是王绍光给我发来国内文化界人士举办纪念该曲作者“劫夫”逝世座谈会和有关歌词之电子邮件时,我一下又回想起了反映中国工人阶级意气风发典型精神状态的无锡印染厂工人乐队,昂首挺胸吹奏“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时的情景。当我轻轻哼着那些激动人心的歌词时,仿佛又回到了小朋友们跟着乐队奏曲跑呀、追啊、唱啊、笑啊的火红岁月中去了……。我仔细念着那些分别已久的歌词,念着,念着,当我念到“我们经历了多少苦难,才得到今天的解放”时候,我的两眼不由模糊了,最后竟然不可自禁地失声呜咽起来……。

我妻子从厨房里进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无法开口回答她的询问,就移动鼠标,指点她读那封电子信的内容;听我以前跟其讲过深圳工厂大火一而再、再而三烧死工人惨案和得知我兄嫂双双失业消息的她,立即就明白过来了。她只是给我递上毛巾,嚅嚅地对我说:我也喜欢“劫夫”的作曲,象《我们走在大路上》……,还轻轻地哼给我听,以制止我的泪水。

我在这里唠叨这些,是试图说明阶级意识和阶级感情的重要作用,强调工农阶级的子弟即使一度受骗上当,成为迷途羔羊,只要他具有正常政治头脑和一定的分析思辨能力,在这种作用的驱使下,他(她)们要返回到自己原本所属的阶级利益立场上,其实很容易。

而党内资产阶级及其后代按照对其自身阶级利益的认知,他们要走向和顽固坚持反毛、反社和走资、亲美的立场,也很容易,很自然。能够违背自己所属阶级利益走上为人民解放事业的志士仁人不是没有,但就整体而言,毕竟只会是少数。

因此,左派阵营中主张依靠“高层左转”反对发动工农开展群众性反资斗争的人,欲以“李宪源本人的左转事例”,来证明党内资产阶级也能违背自身利益追求而左转,实在是一种荒谬头顶的胡乱类比。

需要强调的是,我们跟这些人的根本分歧,不是应不应该促进全党和全国的“左转”,而是以什么方式去促进左转?是深入基层放手发动工农群众以形成有利于中共左转的全国性左右政治力量对比新格局呢?还是配合党内资产阶级进一步右转,拼命地遏制封 锁、攻击诋毁和捣乱破坏网络思想左派走与广大工农相结合道路的各种努力和正面舆论宣传,以阻止这一历史新格局的形成?

我们每个工农家庭实际处境的转好、还是进一步转坏,就靠全体左派和中国工农大众能否团结一致及早促进这一格局的到来!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