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动地,重庆工人在郎咸平“国资改制”大讨论中发出声音!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李宪源 于 August 31, 2004 02:58:24:[新观察/xgc.bbsindex.com]

质问资产阶级的乏走狗——张文魁之流
作者: 3403工厂职工
日期: 2004-08-31 02:21

质问资产阶级的乏走狗——张文魁之流

在8月21日《21世纪经济报道》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的副所长张文魁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的这些瞎话是一方面吸着人民的血汗,一方面收受着非法暴富的所谓“改制”者奉献的进贡才能说出的。请看他的谬论:

“可以肯定,产权改革不会停止,“风向”不会变,因为国企产权改革并不是如某些学者所说,是“不做学问的人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全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经过二十多年的探索和实践后确定的基本方针。”

如果这“国企产权改革”真是经过全国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的探索和实践后确定的基本方针,我们这些占国有企业绝大多数的普通职工就不会对这种丧失天理正义和人性的“国企产权改革”深恶痛绝了,也不会有此起彼伏的职工起事——示威抗议,筑起人墙封 锁工厂,直至与厂主同归于尽了!张文魁如若不信,请你在大街上拦住行人作一下随机调查,看普通老百姓是如何评价你所鼓吹的“国企产权改革”的。

2004年8月18日延续至今的重庆3403工厂数千工人抗议国资流失、厂主搞肥职工失业的护厂行动,就是明证之一。

“回顾一下国有企业改革的历史就不难看出,党和政府关于国企改革特别是产权改革的方针政策是系统的、连续的和严肃的,是建立在大量的调查研究和反复讨论的基础上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几乎为党的每一次重要会议和制订国企改革等重大方针政策组织过课题组,我们每一个课题的调查研究都要耗时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我自己也参加过其中的一些工作,怎么能说是“拍脑袋想出来的”呢?”

张文魁所说的“产权改革的方针政策是系统的、连续的和严肃的,是建立在大量的调查研究和反复讨论的基础上的”,纯属放屁!

他们所谓“大量调查研究”的过程就是:官方人士前呼后拥,在下级官员事先的周密安排下,选定一个工厂,由厂主及其死党关起门来进行汇报,根本不和广大普通职工见面,更莫说认真听取广大职工意见了,厂主汇报的内容就是下面这些:什么“我们工厂亏损的原因是冗员太多,人浮于事”,但厂主的七大姑八大姨等等尸位素餐不在此列;什么“职工出工不出力,就想吃大锅饭”,但厂主及其死党喽罗却可以只拿钱不做事,花天酒地,吃喝嫖赌,而且都报销;什么“我们厂的退休职工多,企业包袱重,因而成本高,价格比私营厂高,产品卖不出去,所以没有市场”,但厂主可以从自己胞弟胞妹的企业买进质劣价高原材料和产品零部件,可以吃喝嫖赌都报销,可以购买几十万元一辆的高级轿车供自己享乐。如此等等。

比如,朱镕基在任总理时,两次到重庆第一棉纺织厂调查过程就是如此,数千普通职工连朱镕基的面也莫想见到。现该厂已半死不活,临近破产边沿。又比如,重庆市再就业办公室的处长李强(原任重庆市体改委的处长),在以“改制”方式私化于原厂主林朝阳的重庆耐德股份公司时立下汗马功劳,与耐德公司厂主林朝阳建立了共生共死关系,收受黑钱自不待言,连他长期占用耐德公司的小轿车,甚至出了车祸,林朝阳也要派人出面顶替他的交通肇事责任。李强任重庆市再就业办公室的处长后,就把耐德公司树立为重庆市再就业的典型,在他的鼓吹之下,原重庆市委书记贺国强、市长包叙定因而到耐德公司考察,之后不久,时任副总理的吴邦国到重庆时,也到该公司视察再就业。厂主事先选定了一个在该厂上班的外单位下岗职工,许诺签订长期劳动合同,给以办理养老保险(而耐德全体职工的养老保险则是退休一个才临时办一个),吴邦国来时,把这个买通了的人推到吴邦国面前进行现场表演。其他普通职工休想靠近,也不敢靠近,除非他想下岗失业。

在任何一个国有企业和地方,这种官样文章的调查研究时时可以见到。这就是张文魁所说的伪调查研究、我们国有企业职工皮肉熬出的“大量的调查研究”!至于他所说的建立在这种伪调查研究上的“反复讨论”是什么东西就可想而知了!难怪朱镕基和吴邦国曾异口同声的说道(新华社曾报导过此话):“国有企业亏损破产的根本原因是冗员过多,人浮于事。”国有企业的任何一个老百姓看到这句话后,无不痛言国企是原厂主贪垮的,掠夺垮了的,大骂朱吴“放屁”。张文魁之类的老爷们高高在上,根本没有“深入国企车间班组向普通职工调查研究”(江泽民1999年语,大意),他的“每一个课题的调查研究都要耗时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我自己也参加过其中的一些工作”,只能是拿了原厂主私化后的红包进行的闭门造车,只能做出使广大普通职工下岗失业,使厂主更快更多地侵吞国资的荒谬结论!正是在张文魁之流谬论的鼓吹下,在各级政府的纵容下,国企厂主们才敢于改蚕食国企,变为今天的疯狂地全面鲸吞国资。
请问张文魁之流,你们所叫嚣的“产权改革”究竟是什么货色?谅你也不敢明言。那会暴露你们肮脏的天机。我们普通职工身处原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之中,最清楚所谓“产权改革”就是你们大肆鼓吹的“改制”,它的本质是什么,让我们代你说出来吧,那就是把国有资产一夜之间变成原国企厂主一个人的私有财产,而原厂主不用出一分钱,职工失业滚蛋。换句话说,就是国资全部流失,流失到厂主私人腰包。你懂什么国资流失?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朗咸平先生的理论?你要不信,请到重庆3403工厂来看看国资是怎么流失的!不过要提醒你一下,切莫把你的狗屁理论在工潮现场当众贩卖,否则会被愤怒的几千职工群众乱拳乱脚打死在现场,若在那种场合下被众人击毙,警察是找不出所谓凶手的哟。

“国企改革中也存在一些负面现象,大约有四方面:第一,国资贱卖;第二,职工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第三,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甚至新的控制人通过企业改制来套取银行资金和进行金融诈骗;第四,新的控制人由于战略、能力、资金或管理方式、管理文化等方面的原因,而把原来不错的国有企业反而给“整垮”了。

在上述四方面的负面现象中,国资流失最受诟病。但是实践告诉我们,只要政策得当,国资流失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防止的,而且国资流失的现象在现实中也越来越多地得到了纠正和克服。国务院国资委成立后,先后出台了《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和《企业国有产权转让暂行办法》,在清产核资、财务审计、资产评估、交易管理、定价和价款管理等各个环节都提出了明确措施来防止国资流失,同时也对管理层收购提出了规范办法。我作了一些调查研究,这两个文件实施后对于防止国资流失的效果是明显的。毫无根据地夸大国资流失现象、以国资流失为理由来终止国企产权改革,都是不允许的。”

这两个文件出台已有些时日了,但是在2004年6月,重庆3403工厂价值2亿元的国资,仍然以2200万元低价卖给独家买主,事先不在媒体上作任何拍卖公示招标竞买。张文魁和他所代表的极少数人害怕“夸大国资流失现象”、害怕“终止国企产权改革”,而中国所有原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上亿的普通职工,恰恰最不怕终止这种极少数人侵吞国资和集体资产的所谓“产权改革”,人人诅咒这种厂主一夜暴富、职工一夜赤贫的“产权改革”立即完蛋!绝大多数人反对,极少数人拥护的非正义非公理非法的东西能够在世上长久存在吗?

张文魁及其所代表的非法暴富者们,还有全国人民共诛共讨的另一条乏走狗——厉以宁,剥削和压榨中国劳动大众的血汗,同时还在鼓吹掠夺有功剥削有理,在中国人民兴起的革命风暴来临时,最终必然被处以极刑!

历史过去证明了人民的力量,将来也会证明的。

重庆3403工厂和重庆耐德工业公司普通职工
2004.08.28.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