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德国没理由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根源 于 September 10, 2004 00:29:54:[新观察/xgc.bbsindex.com]

日本、德国没理由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近来,有关日本、德国将冲击、问鼎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的说法甚嚣尘上,据说呼声还挺高涨的。对于这类消息,大家也开始由原来的不屑一顾,变为关注和探讨。
  我本人一向认为,日本、德国这两个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发动国兼侵略国,在两三百年之内,都没有任何资格担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就算他们现在已经诚心忏悔了,也远远不足以漂白他们好战的前辈们手上所沾着的厚厚的鲜血。何况,他们中的日本还根本就拒绝忏悔,从政府到民间,都在对侵略历史文过饰非、粉饰美化,对侵略头子们敬若神明。
  我就愣是搞不明白,这世界上国家那么的多,其中尚未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人口或者面积大国也不少,为什么大家的目光就单单停留在这些前侵略国身上呢?而且还一看就看中两个。
  本文不打算在此详细探讨这两个国家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资格问题,只想粗略探讨一下,这两个国家到底有没有理由去充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一个国家如果想担任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最起码得有一点责任心吧?这已经是一条基本得不能再基本的要求了。
  安理会理事国的角色,说白了就是充当一部分国家的民意代表和“国意”代表,跟民主社会选举总统或者议员道理上是一样的。轮任的理事国就相当于几年一届的总统、议员,而常任的理事国,则相当于终身总统、终身议员一样了。如果民众选了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当任期有所限制的总统、议员,损失虽说到头来还得自己承担,但熬到此人任期结束时,还能用选票将其轰下去;但倘若选了一个不负责任的国家去当可以永远在位的安理会理事国,那苦果就真不知到何日才是尽头了。
  民众选总统、选议员,对他们的过往经历都会非常在乎的,因为通过了解这个想当总统、想当议员的人过去是怎么为人处事的,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从侧面了解和把握这个人的社会责任心到底有多大——按我国古话说,就是“温故而知新”。当然,“人无完人”,如果发现这个人在以前曾经犯过错失,当然也不应该一棍子就给打死,还要看看这个人是怎么处理自己曾经犯过的错失的——当时是极力为自己开脱呢,还是主动自觉地把责任承担起来,想方设法弥补过错和挽回损失;现在对当年过错是极力隐瞒呢,还是坦白交待。
  对于一个想当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国家,这种判断方法应该同样也是适用的,不妨作为判别标准之一来套用。

  日本对在自己发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对给被侵略国无数人民带去的深重苦难,究竟有过几分悔意,到底承担过什么责任,我想大家心中都有一笔数的。别的根本不用多说,光说大家熟悉的随军慰安妇和战时军票这两项,就已经百分之百地足够证明他们从过去到现在,到底是怎么对待自己之责任的。
  当然,那场苦难深重的战争远离我们已经超过半个世纪,被侵略国那些宽厚的人民,经过了好几代人的生息、繁衍,身上和心中的战争创伤,也随着岁月的远逝而渐渐愈合、淡化,所以很多人在打算,干脆“一切向前看”得了——只要你日本那边不主动触及这场战争,我们这边也不想提了。
  但是,偏偏这日本还不干——你中国、你韩国不想提那场“大东亚圣战”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们日本可是要照提不误的,要么篡改历史,要么参拜战犯,要么满口嚼蛆,总之非要让那些一厢情愿“和好”的原被侵略国的政府尴尬、人民愤怒,他们才安心,他们才能够找到快感。这就是日本的“责任心”所在。

  日本精明之处还在于,对于仿佛已经愈合的战争创伤,日本不时肆无忌惮地做些刺激感情的事,因为他们知道,当年战争的直接受害者大多已经远去,现在被刺激的,绝大多数都是些对战争没有什么直接印象和感性认知的人,就算气得直跳,也蹦不到哪里去,最终都会以“×日友好”的“大局”“为重”的;但对于他们带来的另一种还在延续当中、不知何日才是尽头的伤害,日本却绝对当从未发生过一样,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的。
  这种正在发生的伤害是什么呢?其实仔细想想就会知道的——正是由于日本当年的侵略和殖民,给那个被后来的里根称为“邪恶帝国”的超级大国以绝佳的契机,在某些被侵略或被殖民的弱国、小国里头扶植代理,打着“抗日”的旗号挂羊头卖狗肉,最终坐大并祸延至今的。
  这里头的“功劳”,要是全部归给那个已经解体了的超级大国,那显然是高抬他们了。他们和日本,“功勋”实在可以说是“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的。当年要是没有日本侵略的绝妙配合,那个超级大国纵使再多三头六臂,在远东地区再瞎忙乎几十年,恐怕到头来也仍是竹篮打水而已。
  但是,日本对他们的这件丰功伟绩,却好象从来都是三缄其口的,更别说主动去承担什么责任,在受害国人民亟需帮助——哪怕只是道义上的声援的时候,跑过去伸出一双手,帮助陷于水深火热中的人们追讨一点可怜的民主和自由权利的。
  有这等“责任心”的国家,居然也敢起挤进联合国安理会去当常任理事国的念头?真是国际笑话!

  相对而言,德国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理由,要比日本充足得多的。战后一直以来,德国对二战和纳粹的彻底反思,对侵略战争受害国、受害者的深刻忏悔等表现,以及对战争责任的承担,跟日本比起来,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底。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相对意义之上的牵强理由而已;如果从绝对的角度看,其仍旧是缺乏担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过硬理由的——不应担任的理由相对倒更充足得多。

  有个论点我们是听得非常耳熟能详的,就是说,冷战结束之后,我们这个世界,应该是一个“多极化的社会”。而要构建一个“多极化的社会”,那在国际的政治舞台上,应该扩充不同声音的发言权才对——或许这层意思这样来表达才能更准确无误:而要构建一个“多极化的社会”,那在国际的政治舞台上,应该扩充发言权的,是不同声音——也就是有别于现在已经发出那几种的声音才对。而这个联合国安理会,当然就是这个国际政治舞台的重要组成部分。
  综观这些年来德国在各项国际事务中所持的立场,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评判出,此国也就是介于安理会的另外两个常任理事国——法国和俄罗斯之间,而且更接近于法国——仅此而已。而现在法国和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立场的距离也在渐渐接近,再没多少鲜明的差别;介于其中的德国,则与其他两者界线越来越模糊了。
  也就是说,德国在国际上所发出的声音,跟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的两个——法国和俄罗斯是相当接近的,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更缺乏特别的创意。既然如此缺乏独特性,那么德国就没有什么因为作用“不可或缺”而非得在安理会担任常任理事国不可的理由了——因为她的声音完全可以由法国和俄罗斯代为发出,她的利益完全可以由法国或俄罗斯来代表的。
  再说了,法德两国同属西欧,而现在西欧是最热衷搞什么“地区一体化”的地区,连货币都给统一了,由西欧中最热衷“地区一体化”的法德两国组成“法德轴心”,又是这个“一体化”的西欧的轴心,两国实在可以合为一体了,法国的这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也等于有德国的一半的,这德国干嘛还非得要谋求另外的席位不可?
  另一方面,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名额现在也才五个,法国和俄罗斯作为这个“多极化的社会”的一极,已经占去两席了,如果德国又挤了进去,那么六个席位当中,作为法、德、俄的这一极竟占了一半,这下党同伐异、拉帮结派恐怕就成为安理会的主旋律了,那还搞不搞“多极化”了?!

  再说,即使德国为了挤进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刻意拉开跟法、俄立场的距离,甚至来个立场大“变身”,恐怕还是徒劳的。因为,还有一个超级硬伤,是德国所根本没法改变的。
  我们只要翻开世界地图,就会发现,面积其实不怎么大、人口其实也不算太多的欧洲,现在竟然已经有三个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而现在全部的常任理事国席位也就只有五个。天哪,这欧洲到底何德何能,占据了那么多的席位?!
  这个问题,我想除了南极洲之外的其他各洲的国家和百姓可能都曾经问过的。但是,这是历史遗留问题,谁叫你当时没有抓住历史的机遇挤进去?当时面对法西斯奉行绥靖政策,不战而降沦为亡国奴,还要别国来解放的法兰西,在战后都能够挤进安理会当常任理事国,门坎这么低都没挤进去的其他国家,恐怕也真得只能怨自己没去争取,没交上好运了。再说,现在其他国家一下子也找不出什么可以将这三个来自欧洲的常任理事国罢免的借口,明知不合理也就认了。
  但是,如果这个已经有“三个代表”的欧洲,再试图往安理会里头多塞一个国家进去当常任理事国,变成全部才六个席位他们就霸占了四个,而且清一色是白种人,那其他洲谁能服气?
  除非德国有本事将自己的领土挪出欧洲,否则我实在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了不得的借口,作为欧洲的第四号代表,硬挤进联合国安理会,充当只有六个名额的常任理事国之一员。

  所以我觉得,作为中国人,无论是支持日本还是德国充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是比较荒唐的。其实话说回来,中国不妨考虑支持一个伊斯兰国家加入安理会去当常任理事国,其国际收益可能更为可观。
  全世界那么多的伊斯兰国家,作为世界重要的一极,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中,居然没有占上一个席位,他们就算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是忿忿不平的。
  再满世界瞅瞅,除了伊斯兰国家和黑人国家之外,其他好象都能够联系上自己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代表”的——亚洲这些黄种人和泛黄种人有中国作为代表了,即使其心里可能并不那么乐意;日本虽然也是黄种人,但好象一向不喜欢中国作代表,不过也无所谓,他们不是一直做梦都想要“脱亚入欧”嘛,那欧洲现在已经有“三个代表”了;南美洲、大洋洲大都是白人为主的国家,白人占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五分之四强,那他们也应该知足了。黑人国家虽然也没代表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里头,但至少还有个安南担任现任的联合国秘书长,伊斯兰国家则好象没那么风光吧。
  何况,无论是选日本还是选上德国,他们恐怕也谈不上代表南部非洲那些黑人国家的。但是,不少伊斯兰国家集中在亚、欧、非三大洲板块的交汇处,非洲北部也有穆斯林国家,也就是说,在地域上伊斯兰国家离非洲那些黑人国家是最近的,同时有些伊斯兰国家也属于“第三世界国家”,因此他们最有资格作非洲黑人国家的代表。
  以前伊斯兰国家没抓住机会,联合国的安理会成立半个多世纪以来也从来没打算扩张过,挤进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事遥不可及,那也就罢了;现在联合国安理会闹扩张,居然也不优先考虑他们,这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中国无论旗帜鲜明地支持还是暧昧地默许日本或德国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新成员,也仅是给他们锦上添花而已,在国际关系上得不到很明显的收益;但要是转去支持伊斯兰国家加入的话,那倒真成雪中送炭了。特别是如果中国首先明确地提出来这个提议的话,无论最终成还是不成,穆斯林兄弟估计都肯定会特别感激的;以后无论官方还是民间,再跟他们打起交道来,应该都会更顺畅的。
  当然有人会问,美国会认可吗?我乐观地估计,应该没什么问题的。美国的布什谋求连任的事,现在看来情形是越来越明朗了,悬念也越来越少了。而这个布什,又正在花大力气改造伊斯兰世界,除了用大棒树立起几个民主的伊斯兰国家样板,压其他还不太民主的参考学习之外,适时抛出一根“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胡萝卜,在伊斯兰国家里选择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较不错,而且能够成为民主样板的放入安理会担任常任理事国,既能够让伊斯兰世界觉得国际社会没有孤立他们,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了发出去的渠道,起到立竿见影之安抚效果,又能够为伊斯兰世界树立一个循正当渠道参与国际事务的正面榜样,这对改造中东、彻底干净地清除恐怖主义的孳生土壤,应该是一着好棋。如果中国将这个道理跟美国讲清楚的话,我想美国方面会认真考虑这个建议的。

  “国与国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这话耳朵都听出茧来了,但有的时候我们处理国际事务,却总是跟这条准则悖离得比十万八千里还远;行事只懂得把僵化无比的意识形态作为唯一出发点,毫不考虑这个“永恒的利益”,损人不利己,搞得大家都不满意,连原来的朋友都离我们远去了,最终结果南辕北辙,事与愿违。
  现在是时候改变这种状况了。我们处理国际事务,不仅应该将这个“永恒的利益”放在首位,而且还要通盘考虑,选择“利益最大化”的方案,这才是上上之选。就安理会扩充常任理事国名额这一具体事项而言,哪个才算得是“利益最大化”的方案,我想大家心中应该如吃了萤火虫一样透亮了吧。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