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除极权暴政就是反恐大业中极其重要的一环(纪念9·11)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根源 于 September 11, 2004 01:20:28:[新观察/xgc.bbsindex.com]

铲除极权暴政就是反恐大业中极其重要的一环——谨以此文纪念“9·11”恐怖袭击三周年


  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已经过去整整三周年了,而反恐战争也开打将近三年了。暨此三周年之际,不少人在盘点这三年来的反恐成效,有的人得出的结论是“反恐反恐,越反越恐”。其主要的依据,就是现在世界各地的恐怖活动此起彼伏,比三年前仿佛还多了许多,让人疲于奔命。
  我承认这种观点依据是对的,结论从某种层面上说仿佛也是站得住脚的——的确,现在世界各地的恐怖活动比以往更频繁密集了,如俄罗斯那边厢刚发生完劫持飞机、车站爆炸和劫持学校的恐怖事件,善后工作还没处理完,这头印尼又发生了针对外国使馆的血腥爆炸事件,该爆炸还导致几名中国人受了伤。至于刚解放的伊拉克,恐怖袭击更是无日无之,俨然成了一个恐怖分子的超级乐园。但是,我认为这种从某种层面看上去仿佛站得住脚的结论,仍流于表面的浮光掠影,未能洞悉其中的实质内涵。

  我想举个形象的比喻来形容这些与恐怖主义有关的人和事——恐怖分子就象是那些有致命剧毒的蜂类昆虫,恐怖团伙聚集的地区就象是一个个毒蜂的巢窝,恐怖分子策动的恐怖袭击就象是毒蜂在蜇人,而反恐战争的历程,就象是摘除毒蜂巢窝的一个过程。
  即使在平时,也就是在没谁打算特地去端掉毒蜂的巢窝的时候,就算人们不去招惹毒蜂,毒蜂也会随时蜇人的。在“9·11”之前就是这样,当时即使国际社会并没有发动专门的反恐战争去对付恐怖组织,恐怖组织也不时策划、实施多起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如制造纽约世贸爆炸案,西方国家驻外使馆爆炸案,劫持飞机将无辜乘客当人质来向国际社会要挟等等。恐怖事件过后,受害方的政府也可能展开小规模的报复行动,但远远没上升到今天这种专门打一场反恐战争的战略高度。
  恐怖分子聚集的地区就是一个个毒蜂的巢窝,比如以前的阿富汗,现在的巴勒斯坦、伊拉克、车臣等地,就是一个个毒蜂聚集的巢穴。不小心捅了毒蜂的巢窝,惹来一连串毒蜂的追蜇,被蜇的个案一下子直线攀升,也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
  有的毒蜂的蜇针是有倒钩的,在蜇完人之后毒蜂就不能活了,这跟那些把自己的身体作武器搞自杀式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倒也很相似。

  有人可能会说,伊拉克在去年伊战打响之前,好象并没有什么恐怖活动的呀,那也能算是一个毒蜂窝吗?
  我想,这就涉及到一个对“恐怖”的认识程度的问题了。有许多人——包括不少养尊处优,不识人间愁苦事的西方人认定,“没有恐怖活动”的伊拉克,在打下阿富汗后成了反恐的后一个军事目标,这是反恐战争误入歧途的表现。我觉得这种观点过于肤浅。
  他们只看到了恐怖主义仿佛只孳生在原教旨极端宗教的土壤里,却看不到形形色色的极权暴政,也是孕育恐怖主义的超级温床。
  也正因为他们看不到这一点,所以他们根本无法解释,为何在看似早已高度世俗化,极端宗教没有什么市场的伊拉克社会,却在解放之后一下子从地底冒出来数量如此庞大的恐怖分子。
  当然,在这之前反恐大军对此也没有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否则就不至于在伊拉克如此被动——这确实是一个值得认真总结和吸取的深刻教训。

  半个多世纪前,美国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曾经向全世界庄严承诺,美国立志要让全世界的人民都享受到“四大自由”。这著名的四大自由当中,有一项就是确保世界人民享受到他们应该享有的“免于恐惧的自由”。
  恐怖分子和极权暴政一样,针对的都无辜平民,但如果将恐怖分子跟老萨那种极权暴政相对比的话,结论当然是老萨的极权暴政更恐怖得多的,前者对付起来也要兴师动众,只是因为隐藏得比较隐蔽,所以对付起来难度较大而已。象老萨那种极权暴政,在光天化日之下滥用国家机器的恐怖力量,让所有的无辜人民无时无处不生活在极端的恐怖之中;这种极权暴政为人民带来的恐怖,比那些只敢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偷摸摸地搞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之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可怕多了。如果说后者的作用范围是“点”的话,那前者覆盖的就是“面”。而且,恐怖分子所发动的恐怖袭击给无辜平民带来的恐怖只是死亡的恐怖,老萨式极权暴政给无辜民众带去的恐怖,则可能是一种“生不如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超恐怖”。
  这种“超恐怖”可能比反恐大军还能震慑恐怖分子,比如象萨德尔之流的潜在恐怖分子,即便老萨跟他有杀父的不共戴天之仇,他也只会乖乖地慑伏在老萨的恐怖淫威之下,甘当一头驯服的羔羊,而不敢做任何反抗的表示——这只因为老萨本身就是一个比恐怖分子还恐怖得多的超级恐怖煞星。
  显然,象老萨那种极权暴政,早已经极其严重地侵犯了伊拉克人民“免于恐惧的自由”之权利了。因此,反对极权暴政的正义战争,当然应该算得是反恐战争的一种,而且应该算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种。

  另一方面,某些长期苛活在老萨那种极权暴政中的人,特别是某些在极权暴政中出生、成长的人,他们从小耳濡目染到的,就是种种极其扭曲的行事方式,从小被灌输进大脑里头的,就是充满仇恨和暴虐的思维方式。这些正常人觉得无法理喻的东西,就是他们在极权暴政中所领会到的全部内涵。至于如何循正当的渠道公正、理性地待人接物、处理纠纷,对于他们而言则是无比陌生的东西。
  这种人一旦从极权暴政的牢笼里解脱出来,即便周围的环境已经迈上了正轨,这帮人也极可能接受不了。他们无论在怎么样的环境之中,懂得的惟有成形于极权暴政之下的那种仇恨加暴虐的思维定式;不管世道如何日新月异,他们只晓得用这种仇恨加暴虐的思维定式去对待一切。这样的人如果踏出了将其仇恨和暴虐诉诸实际行动的第一步,且上了瘾无法自拔的话,那么他们只能堕落为一群不折不扣的恐怖分子了。
  就象上面提到的那个萨德尔,年纪轻轻,才二十来岁,是在老萨的恐怖怀抱里成长起来的,在老萨无孔不入的全方位恐怖教育的熏陶之下,他学会的也只能是充满仇恨和暴虐的恐怖语言。即使在伊拉克人民已经开始学着自己当家作主的今天,他和他的党羽,也仅会听懂、读通、讲清只有仇恨、暴虐的恐怖语言;别的再平和一些的声音,对于他们来说跟天书没什么分别。因此,对待他们,让他们学会恐怖活动之外的其他理性表达方式,也仅能使用让他们能够勉强领会的反恐语言。

  也正由于这种缘故,在剿灭了极权暴政之后的一段日子里,长期极权暴政的土壤所栽培出来的恐怖主义罂粟花,极可能会有一个昙花一现的消长过程。显然,现在从老萨魔掌里获得解放之后的伊拉克社会,其中忽然活跃起来的恐怖主义,说到底还是拜老萨的极权暴政所厚赐而已。经过了一番魔与道的较量,伊拉克的局势已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了,广大的伊拉克老百姓也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任凭这些极权暴政之下哺育出来的恐怖分子得逞的话,那所有的人又得重新回到另一种恐怖世界当中,所以对他们越来越弃如敝履。由于得不到广大伊拉克人民的支持,伊拉克恐怖势力的气焰已经没有早些时候那么嚣张,已经开始走向穷途没路,保守估计不久的将来他们必将无可避免地在民主的伊拉克大地之上永远消亡。
  因此,惟有从根子上铲除了极权暴政,让所有人民都生活在充分的公平和正义的空气当中,学会把正当和合理的手法作为自己与社会打交道、争取合法权益的唯一技巧,彻底摒弃掉那些恐怖和极端的手段,才有可能完全杜绝恐怖主义孳生的土壤。
  所以,向极权暴政宣战,就是反恐大业中极其重要、不可或缺的一个关键环节。

  如果仍用摘除毒蜂的巢窝来形容这些与恐怖主义有关的人和事的话,向恐怖主义、极权暴政开战,当然就相当于将毒蜂的老巢整个端掉了。如果实施这项工程的人是一个有丰富摘取蜂巢经验的老手,那过程可能很顺利,将蜂巢整个摘掉,将所有的毒蜂一网打尽,有条件的话还可以提取一些标本来研究,看看能否通过改良基因等手段,开发出减低毒蜂危害的有效方法。
  但是,如果实施这项工作的人经验欠缺,那就比较不乐观了——轻则只摘了个空蜂巢而毒蜂全跑掉,跑到更隐蔽的地方另起巢窝,蜇起人来更狠,让人更防不胜防;重则当场被毒蜂蜇个遍体鳞伤,甚至一命不保。所以,干这差使当然要冒很大风险的,搞不好就会有去无回。
  依我看,那个布什摘取蜂巢的水平,只能算得是中等稍稍偏上而已。但是,即便这种水平,却也已是那些只会头头是道地纸上谈兵的人所望尘莫及的了。而他敢于摘蜂巢的勇气,又更是那些浅尝辄止、养虎为患的花花公子所难以望其项背的。
  所以,我觉得这个布什尽管并非消灭毒蜂的顶尖好手,但在“蜀中无大将”的情况下,仍是先锋的不二人选了。
  无数血淋淋的残酷事实告诉我们,无论是对付极权暴政还是对付恐怖主义,只能主动出击,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否则代价将会更沉重。
  而现在,反恐战争正在处于关键时期,如果换了个其他摇摆不定,甚至可能推行绥靖政策的什么人上来,让反恐大业前功尽弃,给恐怖分子、极权暴君以喘息之机的话,到日后恐怖分子再卷土重来,策动比“9·11”规模更大的恐怖袭击的时候再仓促上阵反恐,付出的恐怕不止现在的千百倍。
  反恐尚未成功,布什仍须努力。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这是我国古代一位先贤对仁人志士的励勉之词,意在告诫他们在逆境中切不可轻言放弃,否则将有负于上天寄予的莫大期许。
  这百多年以来,上天早已降了大任到美国人民的头上了;而且,历史也已经证明,美国人民是胜任这个大任的。至少,比曾经不可一世、倒行逆施,但最终走向没落的英法等国曾做过的要好得多。这从上个世纪作为中流砥柱的美国,在带领全世界热爱和平、正义的人民对抗法西斯等一个个走马灯般上阵的极权暴政之波澜壮阔的历程中,在引领全世界渴求民主、自由的人民披荆斩棘、驱除一切害人的虎豹虫罴的伟大历程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美国也许会走过一些弯路,比如上世纪七十年代时在极权面前的退让;也许会遇到一些挫折,比如珍珠港、“9·11”;但我深信,这只是上天考验美国人民的“苦其心智”、“行拂乱其所为”而已。同时我更坚信,在全世界人民同仇敌忾的声援和配合之下,反恐战争一定会象对抗法西斯等极权暴政一样排山倒海、势如破竹,英雄的美国人民一定会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更大、更辉煌的胜利。
  但愿“9·11”的遇难者们,以及所有在历次恐怖袭击中、各种极权暴政下不幸罹难的人们的英灵,能够一同守护在每一位正在进行反恐大业的英勇战士的周围,保佑反恐之战能早日大功告成!愿全世界人民在不远的将来,能够远离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极权暴政,在和煦的阳光之中,充分享受渴望已久的免于恐惧的自由!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