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缴纳的巨额联合国会费某种意义上可说是在大慷中国之慨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根源 于 September 14, 2004 00:13:44:[新观察/xgc.bbsindex.com]

日本缴纳的巨额联合国会费某种意义上可说是在大慷中国之慨


  日本梦想挤进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现在可谓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但是,相对于想挤进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所表现出来的挖空心思,日本战后这些年来在国际事务中所付出的努力及所起到的作用,又实在太微不足道了。即便是对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给予鼎力支持的朋友,在谈到日本这些年来对联合国、对国际社会有何建树的时候,仿佛也是乏善可陈;挂到嘴边反来复去说的,大概也就只有日本向联合国缴纳了的巨额会费这一项。

  缴纳联合国巨额会费,也能够算得上是对国际社会作出了很大贡献?这就跟在咱国家内,某些家境富裕的党员,因为缴纳了几十万的党费,所以就被评选为对社会作出了“卓越奉献”的“模范”一样滑稽。
  跟普通的商品和服务一样,有多少含金量,值多少价钱,才支付多少钞票,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如果某件商品或者某项服务,本身至多也就只值10元钱的,如果某个钱多得没处花的人非要付100元去购买,难道竟成“对经济增长作出贡献”之“壮举”了不成?!不说你哄抬物价就不错了。
  联合国这些年来为会员国所提供的服务质量究竟如何,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如果真值那么多钱,不待别人提起,我们中国所交的恐怕早就比日本要多得多的,而不会光朝豪华舞台、超级大坝、俯视军队等项目上砸钱了。
  至于日本对“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援助,那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不就跟台湾当局一样嘛!差别只在于台湾花钱买的不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真皮大班椅,而是联合国会员国的小小板凳而已。

  然而,我觉得这还只是表面的现象而已。我进而认为,日本缴纳的巨额联合国会费,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在大慷中国之慨。
  象我们平常一样,花自己一点一点地挣来的血汗钱的时候,总是非常“抠门”的。因为我们东方人在花钱的时候都能感受得到,自己挣这点儿钱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对于日本这个东方国家而言也是一样的,当年打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国向日本摊派战争经费时,日本何尝不是象在割自己身上的肉一样叫疼。何况,在一个民主国家里头,议会对政府花钱总是十分敏感的,对政府提交的预算支出,总是抠之又抠,就跟我们在市场买东西跟买主杀价一样,而日本确实也算得是一个民主国家。
  不过,要是花的别人的钱,或者在用一大笔从别人那儿得来的意外横财的时候,花起来可能就会大手大脚了。

  众所周知,即使从上个世纪初算起,日本在中国身上搜刮走的横财,数额也是非常巨大的。
  例如,上个世纪初时,中国的义和拳运动针对的那些外国人,主要是那些金发碧眼欧美人士,当然实际上惨遭拳民们屠戮的本国同胞,要比被杀的外国人的数目远多得多。但是,对同样黄皮肤黑眼睛的东洋人,八国联军出兵前,倒真没看到过有被拳民杀戳的记录。
  史书所载的在1900年6月11日(有的书说是“5月15日”,乃农历而非公历)被杀的那名日本使馆书记官杉山彬,亦非死于拳民之手,而是被清兵斩杀的。当时因英国海军上将西摩尔所率联军迟迟未至,杉山彬自告奋勇前去迎接,在路过天坛附近时,被奉旨驻扎在该处的甘肃提督董福祥部清兵喝问,杉山彬据实相告,清兵一名营官未等他说完,就挥刀把他给杀了。事后,不仅朝臣荣禄为此事亲赴日本使馆道歉,清廷为此还写了封《致日本国国书》给日本:“大清国大皇帝问大日本国大皇帝好!前因贵国书记生杉山彬在永定门外以口舌细故被戕,深恐有乖邻谊,当即降旨缉匪惩办。追念该书记生被戕情事,弥深惋惜,本日已明降谕旨,派礼部右侍郎那桐前往致祭,并赏祭葬银五千两,灵柩回抵贵国时,令内阁侍读学士李盛铎派参赞官一员再行奠醊,用示惋惜不忘之意……”云云,其“哀荣”比那些无故遭戳的西洋人“隆重”得太多了。
  但即使如此,这些善于把握一切机会的东洋人,还是雄纠纠气昂昂地参与了围剿拳民的“八国联军”中来,趁机大捞了一把。满清政府当然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中之一就是签了《辛丑条约》,日本获得协议赔偿款的7%,而中国实际分期分批赔偿了八国总数超过五亿两的银子。然而,在运动平息之后,参与行动中的七个国家,都先后不同程度地将赔款退还了一部分给中国,有的还基本全部退完,但日本据说却始终一个子儿也没有退还。

  又如,经过世界反法西斯的长期斗争和中国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日本于1945年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战败投降后,受害国本应罚它个倾家荡产,若干代人做牛做马也无法还清才是,让他们子子孙孙、世世代代不会那么容易忘记曾经为侵略战争付出的代价,对自己祖上的侵略行径长长记性。
  据载,二战后根据国际法有资格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的战胜国是:中、美、英、苏、荷兰、澳大利亚、印度、印尼、菲律宾、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其中,中、美、英、苏联、荷兰、澳大利亚、印度都放弃了战争赔款,而印尼、菲律宾、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则获得了战争赔款。具体数额如下(均为当时价格):
  印尼:8亿美元;菲律宾:8亿美元;缅甸:2亿美元;越南:3900万美元;老挝:278万美元;柬埔寨:417万美元。
  此外,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这四个在法律上本无资格获得战争赔款的国家,通过对日“斗争”,也争到了战争赔款。具体数额如下:
  韩国:3亿美元;新加坡:2500万新加坡元;马来西亚:2500万马来西亚元;泰国:150亿日元。
  再后来,瑞士、西班牙、瑞典、丹麦这四个二次大战时的“中立国”,也向日本提出了关于他们在中国和东南亚被战争毁坏的财产的赔偿,日本也对此作了赔偿。具体数额如下:
  瑞士:11亿日元;西班牙:20亿日元;瑞典:5亿日元;丹麦:7亿日元。
  放弃战争赔款的国家中,美国已经是占领国了,其他的国家受日本侵略之所害,则远远不及中国之深重,且其中的英、苏、荷、澳,也是在美国的说服之下,才有了放弃战争赔款之举的。
  连那些国际法未规定有对日索赔的国家,都主动谋求日本的战争赔偿,而我们这个受日本侵华战争所害最深重最惨烈,国民经济因日本侵华战争糟蹋得濒临崩溃的国家,却为了面子打肿脸充胖子,竟一再主动自觉地放弃对日索取天价赔偿的权利。
  1946年国民政府发表的抗战期间的损失是:军人死伤321万,财产损失133亿美元。这财产损失是按照当时的价格估算的,要是放到在今天的比价,再算上几十年的利息,究竟累积到了什么样的天文数字,恐怕请专业的财会人士也不见得能算得准的。只恨这几十年来败家国贼迭出,大慷国家之慨,令国人扼腕痛惜不已,让日本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也有人说,日本曾经多次给予中国发放什么低息贷款,这实际上等于是变相在给中国支付战争赔偿了。我想这实在是不堪一驳的。贷款的利息再怎么低,到期了始终还是要连本带利归还的,这跟赔偿怎么可能混为一谈呢?!

  仅这两笔飞来巨款、不义之财,就足够替日本交上几百上千年的联合国会费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将平时抠门得紧的日本在缴纳联合国会费的“慷慨解囊”,理解成是他们在大慷中国人之慨,大解中国人之囊——这实在是一点儿也不过份的。既然是在大慷中国人之慨,大解中国人之囊,所办的谋求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举,又绝非对中国有利之事,抵制都来不及,凭什么我们还要给予支持?!
  这就跟贪官污吏们在大慷我们百姓之慨,大搞什么献礼工程、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豆腐渣工程之后,却要我们对其大颂赞歌、举双手支持一般,谁会愿意?!当然是——全力抵制啦!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