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出革命”招惹来的怨恨恐怕比侵略要多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根源 于 September 19, 2004 17:10:01:[新观察/xgc.bbsindex.com]

“输出革命”招惹来的怨恨恐怕比侵略要多


  昨天我贴出短文《我不认为民间反日情绪高涨是什么“极端民族主义”》之后,在辩论时有好几位不同坛子的朋友都不约而同地提出同一个观点,就是中国对柬埔寨曾经进行的是“输出革命”,而非侵略;两者本质并不相同,不可混为一谈。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个观点的潜台词之一就是说,如果只是向一个国家“输出革命”的话,招惹来这个国家民众的怨恨,应该会比赤裸裸地进行侵略招惹来的怨恨要少的。
  在这个问题上,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我倒认为,“输出革命”招惹来的怨恨,恐怕比侵略招惹来的要多。这个结论,可以从两个方面看出来。

  一方面,在于两者危害的侧重点和程度不同。从历史上看,赤裸裸的侵略绝大多数以武力进行的,而且在侵略的过程中难免会遭到被侵略国人民的激烈抵抗,从而又导致侵略者的益发残暴。然而,侵略行径很多时候都会以侵略者失败、反侵略抵抗者胜利告终,一般长的也就持续几年。侵略和反侵略战争的烽火熄灭之后,被侵略国人民的战争创伤经过时间的医治会渐渐愈合,如果侵略国诚恳道了歉,之后也不主动去揭被侵略国的战争伤疤的话,那么,被侵略国中要求“放下历史包袱向前看”的声音,便会渐渐高涨起来的。
  “输出革命”则一般是用“武装斗争”等恐怖、暴力、血腥的方式,在被“输出革命”的国家内扶持一个反人类的傀儡极权,从而达到与侵略相近的控制、征服他国的目的。这种傀儡极权为了达到让所有人屈服的目的,通常会在主子的操纵下,采用比侵略者更荒唐、更残暴、更不择手段、更令人发指的方式,从肉体到精神来高压箝制、肆意摧残本国人民。其持续时间也相对长得多,长的一般能够延续上数十年,有的还“二世”、“三世”一直薪火相传下去,不知何日才是尽头。相对侵略而言,这种“输出革命”对老百姓的伤害,程度更深,时间更长,积压的仇恨肯定越深。
  而且有的时候,这个傀儡极权觉得自己已经羽翼丰满,可以跟主子平起平坐、分庭抗礼了,于是又加演一出出“革命”的“输出方”和“被输出方”互相厮打缠斗的丑剧,并且由此引发其国内一轮又一轮的派系倾轧清洗和镇压人民的弥天血劫,其对被“输出革命”的国家为害之烈,恐怕又是纯粹的侵略所难以比拟的。
  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出现这种奇异的现象:“革命”的“输出方”自己本身已经彻底扬弃“革命”这种不合时宜的“斗争形式”了,自己国内的老百姓已经开始过上吃香喝辣的生活了,但出于自身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却仍居心叵测地要求“革命”的“被输出方”坚持“继续革命”下去,而根本不去理睬“革命被输出国”那些在“革命”的死亡线上苦苦挣扎的蚁民。这些蚁民若有劫后之余生,不终生痛恨这些“输出革命”的国家才怪。

  另一方面,侵略通常是在异族之间进行的征服和反征服的战争,纵使有时也在被侵略国中扶持个把代理人,但这种代理人一般也只是傀儡中的傀儡。主要的矛盾,还是被侵略国老百姓和侵略军之间的对抗;而“输出革命”则不同,成了一部分“国人”在异国、异族的挑动下,跟另一部分“国人”之间的对抗。
  也就是说,在人们意识中,侵略主要表现在于“自己人”跟“外人”的对垒,而“输出革命”则主要表面为一部分中了别人的邪术的“自己人”,在跟另一部分正常的“自己人”互相厮杀。显然,在背后挑起骨肉相残然后从中渔利的那种人渣,更会令受害方切齿痛恨的。
  而且,受到外来侵略时,在直接消灭侵略者的具体过程中,被侵略国人民会有种“解气”的感觉,愤怒的情绪能够由此发泄、化解一部分;而遭遇“输出革命”的时候,“被输出国”直接消灭的主要还是自己的同胞,那些老奸巨滑的“革命输出者”却无损半根毫毛,这也会使得被“输出革命”国的人民感到“不气恨”,从而将仇恨累积下来,经久不散。
  
  所以,按道理来说,“输出革命”所招惹来的怨恨,确实比侵略要多的。现实其实也差不多,比如民主后的东欧人很不喜欢曾经将“革命”强加到他们头上数十年的俄罗斯人,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的人民也很警惕曾给他们“输出”过“革命”的中国人,等等。
  记得我本人九八年随团游历马来西亚的时候,华裔导游就曾在介绍景点时主动提及“马共”之事。尽管他没明说那个“马共”是在替谁向马来西亚“输出革命”,但只要看一眼那一脸至今仍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忿恨和不屑的表情,就能够准确领会得出,这种怨恨到底是冲着谁来的。不过滑稽的是,随团的其他团友估计对自家这种臭事压根就毫不知情,脸上半点反应都没有,那名导游发现跟他们谈马共简直就是在对牛弹琴,于是就点到即止,没再往深处讲了。

  其实,中国既被侵略过,也被“输出革命”过;两者仇恨孰大孰小,就中国本身就能有很鲜明的对比。以现在的“右派”为例(因为这个群体很有代表性,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进步,这个群体的规模必将越来越壮大),从大伙的表现也能够体现出,“输出革命”所招惹来的怨恨,确实比侵略要多的。
  尽管中国社会“告别革命”已有若干年了,“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也提出好些年了,但是中国的“右派”,对那个曾经向中国大肆“输出革命”的俄国,向来也没存有几分好感的;尽管俄国最终还是走上了“右派”们奉为圭臬的民主大道,但自认“亲俄”的“右派”,好象也属凤毛麟角。而对于曾经侵略过中国的日本,现在的“右派”中却有不少是毫不掩饰地“亲日”的。
  “右派”们这种对待侵略和“输出革命”所体现出来的“双重标准”,正好用事实验证了本人标题所阐述那个观点。

  话说回来,无论是侵略还是“输出革命”,作为被动接受的一方,肯定都是一场灾难。但后果最严重的,却莫过于两者同时一道不请自来,双管齐下共同造孽了。象日本侵略香港,香港人民在外界正义力量的声援和帮助下群策群力将日本侵略军赶走后,照样能够用勤劳的双手把满目疮痍的废墟打造成一颗熠熠生辉的东方明珠;象中国向马来西亚“输出革命”,马来西亚人民集中精力将那帮叛军降伏后,同样不误将大马建成一个中等发达的国家;但是,若象三、四十年代的中国那样,同时遭遇铁蹄侵略和“输出革命”之联合夹击的话,那就算是千手观音,亦难免就会顾此失彼,按下葫芦起来瓢,最终遗祸无穷。
  进而我想,在回顾沧桑国史之时,许多“右派”朋友恐怕都会赞同老蒋当时那条争议颇大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我反倒感叹在炮制这条政策的时候,这个老蒋及其幕僚实在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那个表面看上去好象属于“内”的傀儡,其实骨子里跟日本侵略者一个德性,实质上根本就同属于“外”的;区别不过只在于一个直接一点,另一个间接一点而已。
  同样属于“攘外”,这糊涂老蒋竟弄成一个“攘外”一个“安内”,平白无故往自己头上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让对手凭空增添了无数的同情分,同时令自己对“输入革命”的抵制和清剿师出无名。老蒋这着臭棋,真是令人扼腕不已。设若无此败笔,历史极可能会重新改写;至少,现在网上也不至于有那么多的极左余孽在群魔乱舞,伺机择人而噬了。
  中华民族之大不幸,恐怕也就在于此了。难道那场极左暴政,真是中华民族合该必经的一场劫数,纵能洞悉天机亦无法违拗之?真乃令人“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啊!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