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破“穷富可以普遍转换”的梦想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李宪源 于 September 21, 2004 09:04:49:[新观察/xgc.bbsindex.com]

有人坚信:“富人会变穷人,穷人也会变富人”,这不仅目前正在发生,未来还将继续。

此人还认为:在这个问题不存在几率可言,因为他相信人的能力是无发估量的,无论是创造力还是破坏力。

而实际上,“穷富转换”之情形能否普遍发生,单凭对个人能力的坚信来下结断,是靠不住的。在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诸般条件中,个人能力因素和是否存在改变自身命运之意愿,对事业成败只占很小比例的情况,比比皆是。

在这方面所以流行“人有多大胆(或多大“才”)、地有多大产”的现代翻版,是因为从比尔-盖茨到李嘉诚等,主流媒介成天宣传“穷富转变”成功范例时,从不告诉人们:在当代资本主义特定的利益分配格局下,与福布斯排名榜上靠自己奋斗成功的少数幸运者相比,天资才能和奋斗精神不低于比尔-盖茨和李嘉诚一类的个人奋斗失败者,其实际数量不知要高多少倍。

人们往往只看到“文革后一批归来的华侨怎么就成了上海的特殊人群”,而不知道在这些人的祖辈中,有多少人,牛马一生,却从没实现“衣锦荣归”的梦想。

目前有一帮高官所以成为“人上人”,是他们无耻背叛了当年“为天下穷人打天下”的誓言,而几乎是理直气壮地专为自己个人打天下了。社会阶层的分化,确在1976年前就有迹象,否则就不会有激烈打击这一“迹象”的文化大革命。

在一小帮小痞子无赖中,因为敢于尝试第一张股票滋味而成为富翁者固然不乏其例,但就总体而言,小股民因玩股而倾家荡产的远远超过投机成功之比例,凡了解中外股市运作黑幕者,具备这一基本认识,属于常识范围的基本要求。

改革初期"试跳槽、走单帮"而成功或失败者的实际比例,因为人们缺乏必要数量的统计数据,不好确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80年代初工厂的一线工人同时都奔那条路,要用来说服大多数人但实际上只有在少数人出头时才能出奇制胜的发财成功率,一下也就会降低到 NEXT TO THE IMPOSSIBLE 的水平上。由此可见,这类举例显然缺乏普适性。

在这方面,即使存在年龄与个人阅历相差悬殊的因素,我们仍然必须承认:每个人的个人生活见闻举例,都具有局限性,不足以作为观点争论时的凭据。比较可靠与合适的方式,是博览具有较高概括性的可以称之为社会历史生活画卷的近代现代中外文学名著;或者可以豪富子女个人创业的名义,再以一个失业青年或下岗工人的身份,持同样的创业发展计划,分别去银行贷两次款,看看两者的结果,会对“任何人都有机会转变自己的命运”的信条,作出什么样的不同注解。

有人也许会强辩,“穷富转换”的机率虽然不高,“穷富转换”的机会却“人人均等”。

咱们可以撇开中国的特殊情形,专拿“发达完善型资本主义”国家中几乎数十年如一日的私人创业50%年淘汰率作对照,对妄信“任何人都有机会转变自己的命运”之论的“脱贫致富”奋斗者来说,这种“人人均等”的50%“倒闭率”,是何实际含义?对整个社会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也许会是多年打工积蓄付之东流、重返打工行列接受“余泽”放射,也许会总结惨痛教训今后一心专买“六合彩”,也可能是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流落街头,往事不堪回首……。

而对整个社会来说,一个肯定的结论明摆着:与中共高官所盲信的“产权清晰是企业成功要素”之主流经济学家的胡说八道相对立,经营企业或生意的成功与否,与产权归属基本没关系。从美国到加拿大到日本,既然产权清晰的每年新办私人企业有一半要倒闭,侥幸逃过今年50%破产之列的,还有明年后年的50%破产率在等待。凡是进入这一倒霉行列者,其每年累计下来极为可观的投资总额,就成典型的“无效投资”和“最差资源配置”,“私有化市场经济资源配置最佳”的神话,就被打得粉碎!

如果有人终于已经明白,“人人都有发财机会”是妄信,却非要认为:只要少数人能发财就好;多数人实际上发不了财,也不是因为一个不可能无穷增大的饼给少数人多占了份额多数人必然就只能占小份;而是富人占据份额越多,饼就就会增长越大,穷人所得份额也能水涨船高,咱也没办法。

网络上常常有人争论什么是左派;在我看来,也许可以简化为:不倦揭露当代中外资本主义穿着一件“皇帝新装”的小孩,就是当今之左派。

告诉大家在当今世界特定利益格局下,劝导人人去做发财的梦,乃是少数富人麻痹多数穷人神智的鸦片和巫术。少数人暴富带动多数人后富是不可能的;建立消灭少数豪富却使全体成员不受穷挨饿的社会,不仅具有极大的合理性,而且具有现实可能性。

同时,也提醒把多数人认同现行利益格局与相应社会制度作为自身存在前提的少数富人,在中国这块深刻浸淫过毛泽东革命思想的土地上,靠巧取豪夺暂时得来的荣华富贵,从长远看,是要付出惨重代价和难以忍受之苦难的。

还要告诉相信资本主义可以救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中华民族作为一个家底贫穷、人均资源特别有限的“后进”大家庭,欲模仿家底殷实、人均资源丰富的“现代化先进国家”,指望靠拉开家庭成员收入档次来促进全家成员奋发竞争以提高平均生活水准的东施效鼙之举,是必然要失败破产的。

世界资源利用和利益格局也是一个不可能无限增长的饼,中国如果甘愿成为这一既定格局中“模范”一员,就甭把“新生活”妈妈的合理愿望当作正经的事儿来办。具有十三亿员工之“世界加工厂”工人的平均工资,如果要梦想突破时薪一美元,西方工业七国广大白领蓝领的时薪,就没法仍然维持在六美元到六十美元的水平上。中国每个家庭也想有一辆车,全美国的汽车必须停驶或者烧水不烧油。

面对这一并不复杂难懂的现实,背诵或传播“任何人都有机会开上自己一辆车”的家人嘱咐和信念,实在没有多大意义。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